当前位置:书海首页>武侠小说>残影断魂劫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下卷  浮生叹 第330章 二十八(15)

书名:残影断魂劫  作者:以殁炎凉殿  本章字数:3468 字  创建时间:2017-12-07 18:36

南宫雪怕他恨意高涨,出去后会对程嘉璇不利,匆忙一笑,道:“是,不过她已打算改过自新了,残影剑也落到了七煞魔头手里。我虽不知你和她有什么仇,但……她始终都不过是受人拨弄的一颗棋子而已。你要雪恨,也该去寻始作俑者才是。”程嘉华冷哼一声不答。

李亦杰强忍全身散架般的剧痛,艰难撑起身子,敲了敲石壁,唤道:“陆贤兄,你没有听错……的确是我李亦杰,我在这里。”

陆黔“咦”了一声,在石像前来回徘徊,笑道:“哟,李兄好兴致啊。当了武林盟主,什么好事儿都尝遍了,这当口心血来潮,钻进石像里逍遥?怎样,那里头滋味如何?怎地又不邀上我?嗯?哈哈,哈哈。”笑声中满是幸灾乐祸之意。

李亦杰不理他讽刺,此时若只自己一人困在石像中,那是宁可死在这里,也不会去向旁人求助。但他道义感极强,不愿连累南宫雪和程嘉华一齐送命,这才会勉强向冤家对头开口,虽知这求助必然少不了受他一番奚落。道:“你快按照我说的办,看到这石像伸出的手指了么?对准他所示方位,以指力击向对面的墙壁。”

陆黔从李亦杰话里听他确是满怀焦急,但他越慌,自己就越开心。吹了声口哨,道:“兄弟进这地宫,是来找宝,可不是来拆房子的。你让我这么干,总得给个足以让人信服的理由吧?否则入人陵寝,毁人墓室,这可都是有损阴德的事儿啊。哎,我知道了,李兄定是顾着盟主身份,不愿脏事沾手,所以就来算计我这老实人?”

李亦杰咳嗽几声,从喉咙里艰难挤出话来,道:“如今情势危急……咳咳,没时间多解释了,改日我再跟你详说。此事攸关生死,要不是走投无路,我不会求你,拜托了。”

陆黔哈哈大笑,道:“原来不可一世的李盟主也会走投无路。痛快!真是痛快!可是我那点三脚猫内功,唬唬你是可以,要我打穿墙壁,我也没那份能耐。何况力道共分十成,我怎知该使上多少?”他一味拖延,用的尽是不慌不忙地调侃语气。

李亦杰道:“这里有几句口诀,你听了就明白。双手托天理三焦,十字交叉……”程嘉璇插话道:“你当真信他?这么不明不白的几句口诀,谁知道他有什么企图?内功可不能乱练。”

陆黔冷笑道:“小丫头片子,说得好像自己很精通了?李兄是我兄弟,于私,那是一定要救的。他又是天下武林的盟主,带领大家振兴中原,于公,那更是非救不可的。你现在不肯救他,来日换成你困在石像里,想不想人家救你?再说内功口诀,有没有问题,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道是好编的?我好心救他,他告诉我假口诀害人,那是做什么?”

程嘉璇道:“或者他将整句都告诉你,却改动了其中最关键的那个字……”陆黔笑道:“这种损招,只有我拿来整李盟主,倒还说得过去。他是个光明磊落的英雄好汉,绝不会这样对我。”他此时假扮仁义,简直比真君子还像着几分,也不知他是有意给李亦杰戴高帽,还是反语讥刺。

程嘉华心道:“总算你还肯承认自己卑鄙无耻。哼,真不争气,竟然跟那个该死的妖女混到一块儿去了。”提高声音喝道:“喂,死妖女,闭上你的臭嘴!本少爷脱困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料理了你。”程嘉璇吓了一跳,即使明知对方困在石像中,一时出不来,也看不见自己,还是瑟缩着躲到陆黔身后,低声道:“怎么……怎么会给人认出来啦?”

陆黔没理睬程嘉璇,向前踏了几步,皱眉道:“哎?你是……”南宫雪灵机一动,叫道:“喂!陆……陆师兄,你徒弟也在这里,要是你不听我们的话,就救不了他,他就要死啦,那你可就没有徒弟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等那些到处求师问道的年轻人听说,你连自己的关门弟子也保护不好,谁还愿意跟着你?那你就准备一辈子都当孤家寡人吧。”

陆黔大喜,道:“雪儿?你也在这里?你是我的好老婆,我一定会救你的。我那个徒儿么,唉……”

他先前躲在一旁,将程嘉华的一言一行都看在眼里,又为他不称南宫雪“师娘”而大为恼怒。“小白眼狼,敢给我玩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陆黔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但程嘉华脾性确是与他十分投合,他多年闯荡江湖,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合自己胃口之人,并没打算对他见死不救。但作为惩罚,还得给他吃些苦头。

南宫雪道:“谁是你的……什么人了……?我们才不是求你,实话跟你说,你不帮这个忙,对你也没有好处!”陆黔道:“我没说不帮啊。只是你得跟我说,是不是李亦杰实在办不到,你才想到找我?哈哈,原来万能的李盟主也有服输的时候。”

程嘉华起初听陆黔在外边久无动静,已大致猜出了他顾虑,心下冷笑。又听他与南宫雪不住口的调笑起来,暗想:“这样下去,那可没完没了。”于是抬手敲击石壁,叫道:“师父,弟子自知有罪,甘受责罚,不敢求您搭救……”陆黔微微冷笑,素知这弟子像他,气性极高,假装妥协后定然暗藏机心。可自己是阴谋家的祖宗,倒要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程嘉华对陆黔最是了解不过,深知该用何种方法才能成功瓦解他意志,让他乖乖听话。说道:“弟子是服罪而死,天经地义,那也没什么说道。可是李盟主请师父做的,是关于找出索命斩的大事!”陆黔还是给他这话震得一惊,随即假作镇定道:“什么?我才不信。”

程嘉华道:“信不信,都随师父。寻找索命斩的秘密,就刻在我面前的这一块石壁上,刻了满满一板。可现在来路已经被堵住,您进不来。若是从外面劈开石像,就算能成功,也势必将秘密一齐毁了。我们几个若是抱定主意,始终不说,隔着这一层石像,你也奈何不得我们。我们最多是自己闷死,可我们一死,秘密也随着长埋地下,索命斩就将永世沉眠于地底……这底下空气稀薄,你可得快些拿定主意,啊哟……”忽然握起拳头,对着石壁狠狠一击,发出“咚”的沉闷一响,内外皆能清晰听得。随后叫道:“师娘,你怎样了?你可别吓我啊!师父,不好啦,师娘她晕倒了!”

南宫雪听程嘉华对着石壁空喊,声音越来越是焦急,仿佛自己当真已近垂危一般,又气又好笑,也不禁暗暗佩服。刚才见他话说一半,突然挥拳砸出,力道之重,就连她正待在石像内,也感到周围猛地震荡了一下,在外间听来定是与人栽倒无异。而程嘉华手上也立即渗出缕缕血丝,五指末端显出一圈瘀紫。

南宫雪极力忍住惊呼,刚想看看他伤势如何,就听他提高声音,大唱独角戏。稍一细想,明白了此中用意,唯一要配合的便是不出声即可。这或许就是俗称的一物降一物,陆黔此等奸猾小人也遇上了克星,是注定要被自己徒弟摆布得团团转。终于代她出了心头一口恶气,甚有种酣畅淋漓之感,忍不住偷笑。

随即看到程嘉华袖管垂直下坠,拖在地面上像一团全无生气的布条,记得他说过,这条手臂是当初身中剧毒,为抑制药性蔓延而自行砍断的。对他这份果敢固然叹服,却也寻思:“唉,他对自己,怎就总是如此狠心?那些在乎他的人,可是会心疼的。”

陆黔一听索命斩有可能再也找不出来,现在南宫雪又晕了过去,生死不明,再让她待在那闷人的石像中,还怎能好生静养?这两者均是他极为看重之物,哪一件也不愿失去,现在却又夹杂在一起来乱他心思。如果那三人果然死了,自己怕是要一辈子后悔,而跟李亦杰赌的这口气一文不值,怎能补偿得如此巨大亏损?

他也不想要强了,忙道:“李亦杰?李盟主?你还活着吧?雪儿她……不要紧吧?别耽搁了,你快把口诀告诉我,我立刻照办,立刻照办!”他先前还十分强盛,这会儿却低声下气,几乎成了苦苦央求李亦杰准许他救命一般。三人在石像内相视一笑。

陆黔又在外间张皇惊喊:“李盟主?李盟主?你快回我一句话啊!”声音里带了些哀求之意。

李亦杰忍着笑,咳了一声,道:“雪儿没事。你听好了,两手托天理三焦,十字交叉小腹前,翻掌向上意托天,左右分掌拨云式,双手捧抱式还原,右掌旋臂托天去,左掌翻转至脾关,双掌均沿胃经走,换臂托按一循环……”不住口的读了下去。陆黔暗暗记诵,他悟性原就极高,再加上自身的功夫底子,没一会儿就默念纯熟,心中有数。

等李亦杰念到第三遍时,他已能依言施为,指力击出,犀利的破空声在石像内也听得一清二楚。接着就是“哗”“噼哩啪啦”的一阵乱响,似乎是墙壁上的土块纷纷倾倒,忽然担心数量过众,会将整个冥殿一起埋了,好在没一会儿就沉寂下来。刚想开口询问,又听“嗖嗖嗖嗖”“唰唰唰唰”连声作响,起初都是凌厉异常,着没处却声响沉闷,既似墙壁,又有种钻过固定绳套的摩擦声。

李亦杰忙问:“怎样了?刚才那是什么声音?”他大致能肯定最后该是无数暗器声响,穆前辈要他们击射墙壁,为的自然就是触发这道机关,可总不成真要将继承者射死,难道是要考较他身手是否足够敏捷?

突然心里一亮:“是了,这就是秘密刻在石壁中的用意。我若是内功再高强些,指力足以穿透那层石头,那么箭矢击来时,身前就有石像保护,有了这一套现成的盔甲,暗器是半分也伤我不到的。可要是到时有人想浑水摸鱼,趁我身在石像不便,先去抢夺索命斩,就会中这一阵乱箭而死。穆前辈的机关,可实是周到备至,却也令人防不胜防。”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