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玄幻小说>战尽天地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第33章 元力晶石(大结局)

书名:战尽天地  作者:辰北  本章字数:7830 字  创建时间:2017-05-10 10:34

只是有着一个人就伤悲了点,那自然就是於云了。於云原来是仗着青莽的尸骸坐着的,然而假青年却嗖地一下把尸骸给抽走了,倒霉的於云就只有一下靠空,啊地一声躺下了……

假青年赶忙将於云搀起来,按捺着笑意,说:“既然我得任务结束了那样我就得走了,再见。”

“哪一个……再见。”於云拍了拍臀部,对假青年做了摆手说:“等一等。”

“啊?你有事吗?”假青年才要离开,然而又让於云叫住。

“我还没有自我推荐一下呢。”於云挑了挑刘海,整了整服饰相当装13地说:“本人於云,性别男爱好女,品行优良,从不搞基,现单身有心女性要抓紧时间哦。”

“噗嗤。”假青年浅笑着遮住了嘴角,讲道:“我喊作高基。”

“这一个是应当男人的姓名吧?”於云疑难道,“我要你得真名!”

“你,你全都晓得了?”

“废话,第一眼见你和我就晓得了,你演技着实不怎么样。”

“那好,那样我就告知你,我得真名喊作,高腾飞。”假青年说出姓名以后好似变了个人一般,风度在一瞬间之内就冷了一下,接着但是从原处直接消逝不见了……

“高腾飞?”於云纤细品味了一下以后露出了一丝浅笑,“果真是哪一个世家的人,只是她没有想到还是皇亲。”

“得了,我这个时候富裕了,就先回虚无小城打探打探讯息,探探此外一个方位,屈云的情报吧。小叶!”於云最终一句是冲着头上的枝丫喊的,在高腾飞从树丛里钻出来以前,於云就叫小叶藏在树顶提防她了。

小叶蹄爪上这个时候抓着的已然不是那一条小青莽了,当是一个小而巧的毒囊,那一条小青莽已然到了它肚皮里边了。

“你得隐蔽本事然而大有进步呀!”於云抹着小叶的小脑勺,安慰地讲道,“只是你还是先去哪一个时空吧,我要去打探情报,你待在这儿不太方便。”

小叶的眼睛中瞧上去有着一些失望,然而没有反驳甚么,只是把毒囊交到於云的手上,而后进入了於云的印堂里。

於云又一次抵达了虚无小城的城外边面,只是这一次他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因为没钱而被拒以外边了,当是弹出两枚金钱狂妄地迈进了虚无小城。

进了虚无小城以后,於云没有急切的打探讯息,当是抹着指头到了一家名叫“来客”的酒店里坐了一下。

酒店中的小二见於云走了进去,面部上赶忙堆满了笑脸,迎了过去:“客人,请教询你是吃食还是住房?”

於云看了小二一眼,小二是一个脸色略微有着一些蜡黄,然而身段却相较坚固的青年,他笑一笑从空间袋当中摸了枚金钱出来,讲道:“我来这儿是预备歇宿的,自然,我还是得吃点东西。只是我有着一些事情想要问询你。”讲着於云又摆荡一下两根指头当中的金钱。

小二看见於云手上的金钱后,立马双眸发光,嘴中忙说:“客人有甚么事情要问的,你问吧,只倘若我晓得的我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於云嘴里轻轻一翘,“那好,我就问询你几个疑问,仅要你全都答上了,这枚金钱就是你得了。”

小二听到后赶忙点了一点头。

於云接着说:“最先一个疑问,虚无小城镇长的门府在何处?”

“客人你应当该不是本地人吧?倘若本地人的话应当都晓得镇长的官邸正在西城呀!”小二讲道。

“此时是我问询你,不是你问我!”於云脸一沉,说:“我再问询你,军卫长屈云一般都栖身在何处?本事如何?”

小二心里有一点不舒适,悄悄撇了撇嘴,只是又不想放弃那一个金钱,因而没有显露出心里的不快,只是如实回复说:“军卫长的一般全在镇长的身侧,不会离开镇长百米的地方。他可是一个真材实料的白阶中等高人呢,手上的玄魂短矛更加是舞得猛猛生风,英武得不可了呢。”小二讲到了最终方部上满满的都是崇拜之色。

“百米之距……并且还是一个白阶中等的高人,武器是短矛……”於云心里有了些许争辩,到时候面部上但是心如古井,随手把手上的金钱给了小二,并且还点了些小菜一壶酒,小酌了起来。

“你听说了吗?”陆仁假扯着路仁已问询道。

“听说甚么?”路仁已略微带困惑地问询道。

“哟,瞧上去你真不晓得。”陆仁假讲道:“看在您请我喝酒情分上我就与你讲道,我告知你喔,那守卫长屈云这一次不是陪镇长去外地借鉴经历吗?”

“恩,这一个我晓得,你讲道重点行不行?”路仁已急不可耐道。

“行,我就给你爆点猛料。”陆仁假抿了口酒,“听说呀,松承颜镇长在那一面得了个宝贝,哪一个宝贝可牛气了,听说能够把一个一样的猛兽直接变成魔兽呢。”

路仁已听到后当时双眸发光,大叫一声,“你甚么?”只是当酒店里的人都看见过来时,他又赶忙遮住了嘴角,压低了声音对陆仁假讲道:“兄弟儿,你说的都是真得?”

“自然是真得拉,我哪一个给镇长当侍卫的堂哥亲眼所见,还是会有假?”陆仁假又喝了口酒,继而说:“只是这一个还是不是最绝的,更绝的仍在后头呢。”

路仁已听见后头还有更绝的,赶忙给予他添满了杯子里的酒,又拿了只鸡腿给予他,“还有甚么,你快说。”

“恩。”陆仁假合意点了一点头,道“我告知你哦,哪一个宝贝呀,仅要滴一滴殷红的血流在宝贝上方,再给猛兽吃下去,那一只猛兽变成魔兽以后,便会直接变为了你得战兽了。”

“啥?”路仁已惊叫……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即使尽量压低了声音,然而於云的桌椅是挨着他们坐的,并且於云的修炼实力也已然达到了白阶下等的境界,再加上他对于屈云、松承颜两个姓名的敏感地步,想要听见两个人的对话压根就不是甚么难事。这不,讯息全掉落在於云耳里了。

“难不成元力晶石?”於云嘴里一扯,心里暗笑说:瞧上去这一次任务还能捞点外快呀,哼哼。即使於云心里思考万千,然而他却若无其事地唤来小二,“小二,结帐,带着我去我得房间。”

“好滴,这一位客人。”小二几个快步,就可以走到了於云的身前,“客人,你和我来。”

“恩。”於云点头,小二绕过身躯把他带到了一个房间内面。

“客人你先休息,有甚么事儿,你交代一声就是了。”小二把於云送入到房间后道。

“不需要了,你先离开吧。”於云对小二做了摆手,就进了房间,随手将门也关上了。

於云坐立在床旁,默运无踪诀,伴随着於云的修炼实力到了白阶以后他就拥有着一种无踪诀是不完好的感觉,这一种觉察说起来很不舒适,并且每一次运行的时候这一种觉察由为分明,只是此时他又只是刚才变为一个合格的影者,手头上没有足够的积分还有资历去寻觅更好的法诀,大概无踪诀的其它部分,因而他也只有把这份不适感扼制在心里,等往后看有一点没有处理的法子了。

遽然,坐立在床旁的於云睁开了眼睛,看了会儿天时,应当立刻要午夜了吧。

仅见他得从空间袋当中拿出了一些甚么,两只手火速地在面部上左右运行起来,大致过了十多秒后,他从原来略微带稚气的青年变为了冷酷的青年。

易容术,影者必备技术之一,即使於云的易容技术没有狱魄的那样炉火纯青,然而也不能够说的是上算了台面的那一种,起码你若是不是一个易容的行家就认不见来。

成功更改了样子,他又从空间袋里拿出了两个角膜,带到了眼睛上,把原来灰色的眼睛变为了黑灰色。

这个时候,於云就算是站立在一个不精通易容术且修炼实力不会超出他一个阶级的熟悉的人身前,仅要於云不告诉他是何人,相信没有人能够认识出他会是於云。

处理好所有事仪,於云翻个身从窗户口窜了离开。於云的房间窗户是向着酒店背面的,一般不会有些人从这一个地方经过,因而他就算是大大方方得从窗户口跃下去,也不应该会有些人察觉。

出了酒店,於云直追西城,镇长府。

“镇长,这一颗珠子真得就那样神奇?能把一样的猛兽变成战兽吗?”屈云一脸困惑地瞧着左臂里的那颗蓝粉色小珠子,前手捏着短矛就在想敲三下。

松承颜一把从屈云手上抢过了珠子,瞪了屈云一眼,“自然是真得拉,我梅某何时骗过你吗?我以前在大陆珍宝簿里边看见过这一个东西,它喊作兽元力晶石,听说的是要在很特别的条款下才能生成一个。若是把它给献上去,那样我们往后的日子……”

一个面相冷酷的青年藏在屋顶上,心里暗说:“果真是兽元力晶石!”从他得讯息上看,他应当仅有白阶下等的本事,只是他却能够在屈云这一个白阶中等的勘察下,藏在这儿而不被察觉,能够看见他得方法之高明。

这一个冷酷青年自然是於云拉,从午夜的时候他就一直潜伏在松承颜的书室房屋上。对于为甚么不是卧房的房屋上,因为他在进了梅府往后就看见松承颜和屈云两个人藏在书室里,不晓得在干甚么,因而他也就跟了过来。

“哦,既然那样贵重就叫它藏起来吧,不要弄丢了。”屈云瞧着兽元力晶石,眼睛中闪动过一丝贪欲。

松承颜深思瞬间,“也可以,藏起来往后也能搁下心地去歇息。”因而他把兽元力晶石藏在了书桌地底下的一个暗格里边,和屈云一起离开了。

自然,这所有都被於云看在眼中,在屋顶上蹲了那样久,对于松承颜二人的本事也是有所明白,屈云的本事是白阶中等,双臂非常的粗健,一看就晓得是一个手上功夫的能手。只是松承颜竟然有白阶下等的本事,这确实是让於云心里有着一些惊异,只是想了一想他得奖赏100奉献值,有一点本事也算作是寻常的,并且他那两个被肉挤得快一点看不到的眼睛中时不时地闪动过几缕精芒,瞧上去也尽是一个阴险奸滑的人,对上他得时候得当心慎重一点才是呀!

等松承颜、屈云二人走远了以后,於云才在夜晚的遮掩下慢慢地潜出了梅府。

次日,来客酒店

於云拉开房门,伸了个懒腰,走了离开。

“哟,客人,起来拉?”这个时候正偶碰到小二从楼底走上来,对于这一个一动手就给了自己将近半个月的工钱小费的客人,他可是上心得很:“昨晚睡得可好?”

於云闻声扭过头,看了过来,看见是昨日哪一个给自己讯息的店小二,笑一笑说:“昨日夜晚睡很不错,很长时间都没有像昨晚一样睡得这个样香了,真想再住几日呀。”

“既然客人喜爱,那多住几日又有什么防?”小二嘴里挂笑着说道。

“我也想要再多住几日呀,然而没得办法,家里人催得紧叫我赶快归去,留不可。”於云摆手道,“我这个时候就是要去退房的。”

“哦,原来是这个样呀。”小二听见这一位“财神爷”要走了,心里有着一些不快乐,然而他是做服务行业的,心里即使有甚么不快乐,也不应该会在面部上表达出来,这一个是他做事的最基础的本事。

“那,客人,我帮衬你过去把房间退了吧。”

於云点了一点头,扔了枚金钱给予他,道“也可以,省得我打扰。我想这枚金钱应当够交房钱了吧?若是还有余下的话就都给你了。”

小二赶忙接到了那枚金钱,欣喜说:“够了够了,感谢客人,感谢客人。”这一个客人真的是大方呀,他得房间只是只是住了一夜罢了,就算是最贵的房间也只是一个银币一夜罢了,这个样算下来还有整整九十九个银币的油水能够赚呢,他可真的是我得运道之神呀,就看了那样两次面罢了就给了我数个月的工钱,又可认为我得媳妇大计添上一笔了。

只是於云可没有在意小二心里是如何想的,方正对于他来说这一些钱又不是他得,花费了也不心疼,钱花没了能够再赚嘛。对于怎么赚钱……他自然是早就拥有想法拉,想法打在谁身子上呢?自然是谁富裕打谁身子上拉。

於云吞了早餐后,就大摇大摆地出了来客酒店,到了西城的一处茶楼里坐了一下。

这一件茶楼是他昨日夜晚经过的时候察觉的,若是坐立在茶楼的三楼西窗户口边上的那张桌椅喝茶,就能够轻而易举地看见镇长府的外部。

这个时候,於云就正好坐立在了这张桌椅上喝茶,只是那张脸却不是他原本的样子,当是用易容术易容后的此外一幅陌生的脸。

黑灰色的头发齐整地束在身子后方,淡青黄色的眼睛显露出一丝轻轻的的忧伤,面部上带着些许不健康的煞白,只是却不影响他分毫的洒脱,反而更给了他一点小白脸的感觉。身子上的元力完全内敛在体内,除非本事比他高上两个阶级,可以为了他旁人站立在他得身侧压根就觉察不到他是一个玄魂师,而会认为了他只是一个一样的小白脸罢了。

也就因为这张脸的因为,茶楼里一半以上的贵女的的眼光都集中在於云的身子上,而另一半的更加是不要脸地冲着他狂抛媚眼,让於云心里禁不住汗珠直流,这寂静,着实比站立在一个青阶高人身前接纳他得所有威压还是要吓人。

只是当成一个影者,於云的心思品质还是很通关的,起码没有因为首次碰到这一种境况,而被这一个阵势惊得发飙,只是脸色平宁地在位子上儒雅地饮着茶,有些时候望向窗户外,作回想状。瞧上去他好似在装帅,原本他是在留意镇长府外部的作为。

遽然,镇长府的外部被拉开了,於云赶忙将注意力分散出来,不允许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门前,以免惹起屈云还有松承颜这类高人注意。

果真如此,一个身穿华丽的肥子后面还带着一拨家丁大张旗鼓得从门前走了出来。

“松承颜,屈云如何没有伴随着出来?”於云心里心道,向松承颜的周边张望了一下,最终眼光锁定是在一个大汉的身子上。轻轻眯着的双眸中,突然闪动过一丝寒芒悄悄地,“哼,原本在这!”

处于人堆中的大汉遽然觉察身子上有着一些发冷,两个鹰眼扫向周边,只是却没有察觉甚么。

等大汉那会眼光后,茶楼上的於云才将刚才低下的头,从桌椅上抬了起来,心里悄悄砸舌:这一个屈云,好雄伟得警惕性啊!

登时喊来店小二,使他结了茶钱,而后慢慢地出了茶楼,慢慢地向屈云的方位走了过来。

於云走得很慢,两个锋利的眼睛不停地在左右的闹市上左右扫荡,察看四边的路人数量还有可借用地势的同时,有些时候还将眼光安置在屈云的身子上一下,於云不太敢把眼光一直盯在屈云身子上,因为屈云的警惕性非常高并且修炼实力也比於云要强上一个品级,因而一朝把眼光安置在屈云身子上的时间过长的话,很可能便会被屈云察觉他。

只是屈云的哪一些警惕性对于於云这一个经过四年妖魔学习的影者来说,压根就不是甚么疑问,即使於云只是一个首次实行任务的影者,然而於云那做影者的禀赋自然也不是盖的。因而於云跟在屈云的身子后方慢慢地走了很长一丝时间,屈云都没有察觉有些人在跟踪他。

“前处哪一个巷口应当就是最好的动手位置了。”於云在跟了屈云整整俩个小时以后,终归察觉了一个绝妙的暗杀位置,前处的哪一个巷口路人最少,并且岗巷相较窄,对运用长武器的人有必然地步的本事约束,而这一个约束对于樊刀这类的短武器却不拥有,并且於云因为还是一个身子未发育完全的青年,娇小的身子就算是在这狭小的岗巷当中亦能灵敏自如,反观屈云那壮实的躯干却没有办法在岗巷当中干出闪避身法,声东击西之下,这对于於云来说无疑是一个庞大的优点……

“你是甚么人?为何要在这挡我去路?”屈云冲着身前的那一名持匕青年问询道,今日是松承颜离开做事的日子,而屈云也像平常一样在一侧的暗中保卫着他,这条岗巷刚才好能够行走到松承颜部队的前头,然而他没有想到刚行走到岗巷的一半,巷口就叫一个手握樊刀修炼实力算了解的青年给拦下了,并且看着他那锐利的眼光,分明是不会简单放他过来了。

青年听见屈云的话,嘴里慢慢上扬,勾勒出一丝冷淡的笑脸,同时将樊刀反握干出了一个进击的姿态,好似是要告诉屈云“当心点,我要袭击你了哦。”然而对于白阶中等本事的屈云来说,这一个起手作为但是对他莫大的羞辱!取笑,一个白阶中等高人还用你来提示我你要进击了吗?

看那青年竟然这样羞辱自己,屈云立马有着一些火大,两只手一翻,伴随着那标志着白阶的蓝光火速闪动过,一杆短矛显露在了屈云的手上。

然青年嘴里的笑意却更浓了,好似他很合意屈云的这一个动作一样,手上的樊刀飞快地转了一个花,双脚晃动之中便向着屈云冲了过来。

屈云心里轻轻一惊:好快的时速!

连刺!

只是即使有着一些诧异,手上的短矛却一点儿也不慢,刷刷刷冲着青年就是几朵枪花刺出,因为他看不透青年的本事,因而一点也不太敢托大,一动手就是全力,即使仅仅只是几朵一样的枪花,然而屈云但是引动了玄技,毫不夸张地说,这几枪完全能够直接捅死一条二阶的魔兽。

然而青年但是不闪不避,迎着枪花冲了上去,乃至连匕国都没有干出纤毫的抵挡作为,只是轻轻抬到了腰部罢了。

屈云见青年好似压根就没有潜藏的念头,嘴里慢慢地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脸,你真认为我这几枪是随便刺出的吗?哼,看不见你得本事又怎样?你不一样是一个青年罢了,果真还是嫩了点儿呀!心里这样想着同时加大了这几枪的元力输出,他预备给这一个狂妄的青年一个训诫,自然,这一个训诫的代价很可能就是青年的生命!

然而,要训诫这一个青年真有这个样简易吗?

答案,自然是否认的拉。

仅见青年把樊刀在屈云手上的短矛上细微划了一下,只是这一个动作没有破去屈云的袭击,当是鄙人一刻变为灰影,消逝在了屈云的眼前。

登时屈云觉察到身子后方有一丝寒气扫过,一瞬间心里大惊,赶忙想要将施展完玄技的短矛那会,防御身子后方的袭击,只是因为岗巷的宽度不够压根就没有办法火速地回防身子后方,他只有把整个身子的元力都集聚在背部,期待能够挡下青年的袭击。

觉察着屈云的元力振动,青年眼睛中闪动过一丝轻蔑,手上凝集压缩了厉害元力的樊刀更加是增快了袭击的时速,那火速的袭击乃至带起了轻轻的虚影,同时刺入了屈云的背部。

而屈云集聚了整个身子元力防御的背部却好似一层薄纸一般,被青年一捅就破开了,下一瞬间青年却退到了几米以外。

在青年樊刀的冲着屈云的背部刺了一下的时候,他却觉察自己得背部使人同时在一个地方刺了三百多下,因为青年每刺一下,他得元力便会少一分,当他得元力枯竭的时候,青年的樊刀才终归刺入他得体内,在樊刀刺入体内的刹那抽取下了他身子上小部分的血流,同时在他得身子里留了一丝可怕且特别不稳定的元力,下一刻,樊刀抽出,那一丝可怕的元力正在他体内爆破出来,把他得所有内腹都变为了碎片……

青年这个时候正站立在几米外的巷口,瞧着屈云那仅有背部破开了个小洞的尸骸,摸了摸手上血红的樊刀,慢慢张口讲道:“狱血,这就是仇敌的殷红的血流,气息如何?”

狱血的匕身细微地颤了颤,发出了一番暡暡声,好似在向於云表达着它愉悦的心绪。

不错,这一个青年就是一直跟在屈云后方的於云,他在屈云进入岗巷以前,第一个从另一面火速地绕到了岗巷的前端,拦下了屈云,缔造一种他以前正在这儿等候着屈云的现象。

对于和屈云的搏斗经过……於云用特别的方法遮掩住自己得修炼实力,运用这一种方法后若是对面的人不是高于自己两个品级以上的玄魂师是压根瞧不出的,在搏斗开始以前於云就一直在挑逗屈云,让屈云进入怒气状况,降低他得判断力。

搏斗的时候,於云火速地贴近了屈云,同时运用暗杀从屈云的身前奔跑到他得后方,而屈云却因为岗巷非常窄小的因为,压根就没有办法火速地绕过身躯面向於云的袭击,只能够被动地把整个身子的元力集聚于背部,加强背部的防御力,以后於云同时运用了千击破和灵爆两个玄技,火速地冲破开了屈云的背部防御,将樊刀刺入了屈云的体内,狱血的特别灵根吸了屈云的一些血,并且引炸了灵爆,把他得所有内腹都炸成了碎片,一举一击必杀!

於云轻轻一笑,拍了拍樊刀说:“瞧上去你很喜爱他得血呀!嘻嘻,搁下心,我们往后的仇敌多着呢。”紧跟着手一摆,樊刀消逝在了他得手上,代而取之的是一个很小的药瓶,药瓶上沾着个标签“化尸水”。

於云拿着化尸水行走到了屈云的尸骸近旁,倒了顶级下去,仅见屈云的尸骸以飞快的时速气化,仅不过是几个喘息的时间,就只余下一套服饰还有枚空间袋在那一面了,连一条头发都没有落下。

於云捡起了空间袋勘察了一下,恩,挺富裕的嘛,两百金钱、两张万金卡、还神丹、暴怒丹、活血散,呀呵,没有想到还有几味灵药,既然你全都人间蒸发了,那样就是无主之物了,我就先笑纳了哈,吼吼。於云拿着空间袋,面部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心里不禁得慨叹了一下,没有想到只是除掉了一个很小的警卫长就赚了那样多,还是做山贼来钱快,怪不得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的山贼,原本他们都是深韵赚钱之道呀!

直接把手上的空间袋丢进了自己得空间袋当中,又仰头瞅了瞅地面上的那套服饰,把服饰也收了起来又清除去了岗巷当中的一些搏斗痕迹,刚才慢慢地离开了这一个岗巷……

离开了岗巷之后,於云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处理完成,随后带着自己的亲人就离开了,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於云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青山绿水加上美女佳人舒服不已!

大结局!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