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恐怖小说>黑套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2章 老娘终于找见你这个老贼了

书名:黑套  作者:白学究  本章字数:4153 字  创建时间:2017-10-12 23:44

见此情景,王守福刚要下山救助小娃子,不料,却听见深沉的夜空中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炸响,刹那间,电光四射,银蛇舞空,列缺霹雳,山川轰鸣,丘峦崩摧,地动山摇,整个天地仿佛就要塌陷一般。

王守福飞身跃起,急忙隐藏于一棵高大的胡杨树下面,待爆响声停止后,才抬眼望去,只见五光十色明亮耀眼的电光中,一只五彩绚烂的凤凰翩翩起舞,上下翻飞,引颈长鸣,宛如流水清云山岚林雾一般轻盈旋舞的凤凰。

“火凤凰,千年火凤凰出现了。”王守福心中涌起一阵难以描述的兴奋,情不自禁地大喊大叫起来。他知道,这只千年火凤凰的出现,预示着一种吉祥。随之,手舞足蹈,伴随着激动的泪水,唱起了堂叔王圆箓传授的一支古老的民歌:

有鸟出灵山兮名曰火凤凰,

其音和清兮其形大如鹏。

鸣于九霄兮舞于高山之颠,

非梧桐不栖兮渴饮晨露。

集香木自焚兮涅槃于烈火,

横越昆仑兮吟颂八风音。

在王守福激越沧桑的幽怨歌声中,回旋飞舞的火凤凰也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长鸣,衔露含雪,空庭月华,如泣如诉,侧身疾飞,在其头顶舞旋片刻,而后幻化为一股白烟,袅袅娜娜,飘飘扬扬,借着闪电银光,瞬间融入无穷无尽的夜空中。

继而,天空中金光闪闪银波流动,梵乐庄严声声相随,光声相和,宛如夜空粲然绽放的一株清净莲花。紧接着,伴随着抑扬顿挫的阵阵佛乐,金光闪烁之处,冉冉升起一座极为清晰亮丽的佛像,周身佛光闪烁摇曳,变化不定。

“乐尊佛祖,是乐尊佛祖现身了。”王守福暗自惊叫一声,一股厚重的无形力量将其全身紧紧包裹,双掌紧紧合于胸前,双膝跪倒于地,磕头如小鸡啄碎米,十分虔诚地说:“佛祖在上,弟子有失远迎,恭请佛祖惩罚弟子的不敬之罪。”

“呵呵呵,”乐尊佛祖微微一笑,浑厚悠长的声音顷刻间响彻山川大地,“佛得不动身,化重来三有,示天降出胎,菩提转静轮,世有种种行,为多爱索缚,佛以大悲心,咸导至涅槃。”

“王道士,你叔侄二人虽为道士,但佛道同理,归根于一体。如今,王圆箓已经魂归西天,将这千年佛窟托付于你,你务必尽心尽力,用心守护,不得有任何闪失。你一定要记住,这莫高窟凝结着我的毕生心血。”

王守福紧紧匍匐于地,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流着老泪,连声答应道:“弟子谨遵佛祖旨意,不敢有丝毫闪失。若有闪失,请佛祖治弟子亵渎玩忽之罪。”说完,又磕头不止,暗想,这乐尊佛祖果真法力无边洞察世间一切。

此时此刻,王守福完全沉浸在这种神秘庄严而隆重凝厚的气氛中,直到过了好长一会儿时间,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小娃子的尖叫声,才慢慢清醒过来,又缓缓爬起身,仰望深邃辽远的天空,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俯首探望,朦胧的月光下,小娃子在小院子里依旧发疯似地来回奔跑跳跃,不时发出一阵阵又长又尖的惨叫声,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牵引着,一刻也不得停顿下来。

见状,王守福顾不得思索,脚尖点地,飞身而下,如同展翅大鹏,片刻间,就来到小院子里。他刚刚站定身形,蓦地,耳边响起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的声音:

“王守福,你终于现身了。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出家当了道士,还躲在这人迹罕至的莫高窟。嘿嘿嘿,老娘费尽心血,今晚终于找见你这个老贼了。”

凄惨的月光下,这突如其来的哭笑声呜呜咽咽,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袅袅余音,不绝于耳,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回旋于无尽的天地间。

“原来是你。”王守福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重重的寒颤,急忙转过身形,眼中骤然射出两道锋利的目光,紧盯着那棵胡杨树,冷冷地问道:“小金凤,二十年了,你还活着?”

黑纱蒙面的小金凤从树后款款走出来,也紧紧盯着对方,片刻,咯咯冷笑数声,用恶毒的语气,反唇相讥道:“你没有死,老娘岂能死在你之前?那样,不就便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贼了?”

突然,王守福觉得脖颈处一阵瘙痒,好像有虫子叮咬,未及,浑身奇痒难受得要紧,两只手不自觉地胡乱抓起来,嘴里不停地嚷叫:“小金凤,你竟敢使用金蚕蛊?”

小金凤嘿嘿嘿冷笑数声,柔嫩白皙的肚皮忽地一鼓,喷出一股黑烟,继而,其肚挤眼渐渐旋转扩大,一只健壮的金蚕蛊从其中探出头胸部,警惕地巡视四周一番,而后慢慢爬出来。

少顷,金蚕蛊沿着她的的肚皮胸口,一路向上,爬至其脖颈处,停下来,两只凸起的圆鼓鼓的大眼,放射出两道凌厉的黑光,犹如两道黑色闪电,射向王守福。

小金凤紧盯着黑光,轻移莲步,晃动窈窕曼妙的身姿,一个劲儿吃吃地冷笑,仿佛正在做恶作剧的孩子,得意顽皮地欣赏自己即将成功的杰作,心中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当下,王守福暗吸一口长气,双掌轻举胸前,少顷,极力暴喝一声“开!”,气势如虹,声震天地,双掌缓缓平推而出,掌心朝外,三火穴瞬间熠熠发光,亮晶如星,闪烁不已。

金蚕蛊发射而来的两道黑气,即刻完全被王守福的三火穴吸收,犹如长鲸吸水,千叶芙蓉,百只灯花,深不见底,多多益善,源源不断。

这只金蚕蛊预感不妙,立时高抬头胸,举起两只粗壮膨大的蝥肢,只听噗嗤一声尖啸,两股毒液顷刻激射而出,天河明白露,两股毒液在空中合为一股劲力霸道的毒流,涛水惊秋风,射向对方。

数十年的潜心修行,遍尝西域雪山瀚海的各色野花野草,王守福已经练就了分辨百味的特殊功力,金蚕蛊喷射的毒液,尽管无色无味,但让他瞬间就嗅到了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

据他所知,这种毒液乃经年不断地吸取人体精气血魄而成,如要在体内供养一只金蚕蛊这样的嗜血毒虫,主人必须每天吸食一个成年男子的精血,而且必须是身强体壮精血充沛的健康男子。

想到这儿,王守福脑袋轰的一爆响,头皮刷的一炸,冷汗不由得流了下来。他知道,这金蚕蛊天生携带毒汁,若被放蛊高人收养,藏入体内,以自身之体作为其生活生长的环境,经其精心饲养,数年之后,其毒性之剧烈,天下无人无药可救矣。

金蚕蛊,这三个令所有江湖高人术士心惊胆寒的字眼,在二十年前就深深地植根于其心间,虽经日月反复冲洗扫荡,但这三个字却根基深厚枝繁叶茂,如影随形,昼夜伴随着王守福。

如今,他嗅见这预示着死亡的气息,心底潜伏已久的恐惧之情,如同春天西域遍地生长的藏红花,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之下,不由自主地默默地快速野蛮地生长,瞬间就遍布全身每一个毛孔。

此刻的王守福,完全被这死亡的浓烈气息紧紧笼罩覆盖,脑袋空白一片,虚汗直流,心胆欲裂,两股战战,摇摇欲坠,他极为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天灵盖发出铮的一声鸣响,那是灵魂出窍的声音。

见此情景,小金凤竟放声冷笑着拍手大叫道:“老道士,二十年前,你忘恩负义,背叛师门,又狠心抛弃了我,如今,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找见你,就绝不会放过你。”

“呜—,呀—,唉—,”,一声紧似一声的惨叫声,顿时惊醒了王守福,看着又跑又叫的小娃子,脑中灵光一闪,双脚点地,飞身跃至小娃子跟前,将其紧紧抱住,疾声喝道:“小娃子,快咬我的脖颈,快咬我的脖颈。”

惨淡的月光下乱跑乱叫的小娃子,突然被师傅的双手箍得几乎喘不上气来,急的在其怀抱里上蹿下跳大喊大叫,张嘴狠狠地咬住王守福的脖颈,如同饿狼咬住肥嫩的羊羔一般,极速有力地啃咬起来。

“使劲咬我,好徒弟,使劲咬我。”王守福大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如同负重上坡的老牛,发出沉闷的叹息声。片刻,一股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小娃子的嘴角,慢慢地流淌下来。

小金凤知道,自己豢养的这只金蚕蛊,最是阴毒之物,也最怕健康精壮的阳刚少年。此刻,见自己最担心的一幕发生了,情不自禁地娇喝一声:“臭道士,居然想出折损徒弟寿命的招术,来对付老娘的金蚕蛊。”

随着鲜血一股一股的流出,顿时,王守福觉得浑身一阵轻松,看着气急败坏束手无策的小金凤,露出一丝得意的冷笑,而后,不无嘲讽地说:“小金凤,还有啥高招,尽管使出来。”

见状,小金凤不由得暴跳如雷,脚下用力,欺身而上,两只巧手大张,十指弯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恶狠狠地抓向小娃子的脑袋。

见小金凤张牙舞爪地迎面扑来,王守福随即旋转身形,极速飞起一脚,力贯暗劲,昆仑横天,恨恨地踢向其心窝。

小金凤惊叫一声,足尖点地,拔地而起,跃至空中,躲过这致命一招,继而,轻轻挥舞袍袖,只听“滋”的一声凄厉尖响,袖箭破空射出。

王守福见其武功较之二十年前大有长进,不敢大意粗心,滑步后移,顺手将小娃子向前一推,而自己则急忙闪至其身后。

此时,小娃子紧闭双眼,完全沉浸在忘我的境界中,根本顾不上身外之事,直到凌厉的袖箭射进身体,才极其悲壮地大叫一声,轰然栽倒于地。

小金凤见王守福躲过了自己的袖箭,厉声呵斥道:“不要脸的臭道士,竟然将自己的徒弟当做挡箭牌,无耻到了极点。”

王守福趁其落地之际,忽的跃起身形,双掌连发,时而反弹琵琶,时而漫天花雨,势如风雷霹雳,波涛滚滚,一掌胜过一掌,绵绵不断地击向对方。

小金凤不由得惊叫道:“臭道士,在莫高窟隐藏了几十年,竟学会了印度大乘掌法。”说着话,身形急忙连连后退,双手挥舞,极力躲闪迎面击来的双掌。

王守福抖动黑袍,一股瀑布般的罡气顿时倾身激射,滔滔如黄河之天上水流,滚滚似西凉之连绵群山,犹如高天长风,卷天掠地,紧紧罩住对方,不停地旋转流动。

紫小金凤飞旋其轻盈身形,扬舞其长袖衣裙,双腿交叠忽动,双臂上下舞动,宛如敦煌壁画上的凌空飞天,心之虚妙,自由所欲。

见其舞动的美妙身形,王守福心中蓦地一惊,不由自主地暗暗赞叹道,观其姿于眼,得其美于心,此女武功之高妙,绝非普通江湖高手可比。

不一时,两人竟来到院子外面,映着朦胧的月光,围绕数棵高大粗壮的胡杨树,上蹿下跳,你来我往,激烈打斗起来,间或还夹杂着时高时低的呐喊声。

小金凤见王守福出手狠毒,不敢丝毫大意,跃上胡杨树稍,迎着寒风,双掌猛地向前一推,一道紫气瞬间射出,上下盘旋,恣意飞舞,紧紧围绕对方,发出灼热之光,令人如陷蒸笼之中,浑身透不过一丝气。

刹那之间,王守福仿佛看见了一片廖阔无垠的沙漠,高高低低的巨石土堆,杂乱无序的纵横交叉,重重叠叠,其间,不时有彩光折射而出,交相幻化,绚烂多姿。

“罗布泊鬼城!”他情不自禁地惊呼一声,不再旋转,极力稳定身形,凝气沉腰,马步站立,片刻,黑袍鼓动,呼呼生风,随即,猛地一抖,苍苍竹林,杳杳钟声,壮士冲冠,一片冰心,将那道紫气冲散。

小金凤纹丝不动地站在胡杨树稍,见王守福功力深厚,法术精湛,也暗暗吃了一惊,二十年不见,这老贼尽管隐居在荒凉的莫高窟,却练出了一身上乘武功,以前真是小瞧他了。

此刻,小院子里,小娃子疼得满地打滚,声声惨叫不绝于耳,仿佛杀猪一般,嘶声怪叫,比方才的叫声更凄惨百倍乃至千倍万倍,给辽阔幽暗的莫高窟夜空增添了许多凄凉恐怖的景色。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