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都市小说>流水落花打工路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50章 第五十章:皇帝都有无奈时

书名:流水落花打工路  作者:沙金  本章字数:4229 字  创建时间:2018-01-13 08:17

第五十章:皇帝都有无奈时

柯莲笙还没找到一个和鲁哲寿闹翻了的机会来提辞职,就接到了一个来自西都最大家具企业之一的叫“四海珍珠家具集团公司”老板侯俊博打来的电话,约柯莲笙本周星期日午后到郊县凉水县城鼎新宾馆二楼茶厅去喝茶。

这可是意外的约会!

“四海珍珠家具集团公司”是全西都前十家最大家具企业之一的巨型企业,经营管理水平可列西都前茅,规模之大,虽算不上前三名,可也有四个分厂,近万工人,年产值接近十亿的航母型家具企业了。而西都的几个大企业,柯莲笙在组织编辑部的新员工实地演练采访时,都去采访过。这个侯俊博侯总,就是演练采访时认识并互留了电话的。这么大的企业,老板的时间之紧张,就不用细说了,即便是星期天,约我一个无名小卒喝茶,但不知侯总会和我聊些啥?柯莲笙接到电话后,一直在猜想,却一直都没猜出个所以然来。

到了星期天,柯莲笙于午后准时到了郊县凉水县城鼎新宾馆二楼茶厅,只见侯俊博已经坐在靠窗的一个茶座上了,就走上前去,礼貌地招呼道:“侯总,您好!”

侯俊博起身道:“来,柯老师,坐下。”

柯莲笙接过侯总递过来的剥好的橘子,心里对侯俊博充满了敬意,连说“谢谢侯总!”

这个侯俊博,柯莲笙带队到四海珍珠家具集团公司演练采访,当被秘书带到侯总办公室,介绍说“这就是我们侯总”时,柯莲笙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年产值近十个亿的特大型企业的老板,只见他个头偏矮小,比较黑瘦,穿的是公司管理人员的统一着装西服,也不抽烟,待人、说话,没一点大老板架子,与飞跃公司的常飞那副老板派头相比,倒更像是常飞的办公室一般文员。但就是这么一个其貌不扬、毫无老板派头的人,竟然从两弟兄打家具卖开始,做出了十亿产值的巨型企业!

侯俊博说:“柯老师,你那次带记者来实习采访,你的提问,让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时,我就有点儿奇怪,家具协会里怎么会有内行呢?现在看了你主笔写的书,虽然没看完,但从看过了的那几个企业书稿看,我感到你对家具行业很在行,你以前在企业干过没有?”

柯莲笙想,侯总是个大忙人,不会无故问这些,莫非他有心聘用我?可得小心回答!就只说了在上京和顺海的经历,回西都后,只说了飞跃和锦绣河山,从企业出来,进家协为鲁哲寿采访编写出书,完全是为了有机会学习顶级企业的经营管理,而没有说那些端不上桌面的小企业的经历。最后说:“我现在的困境是,木匠出身,读了大学,有了为大公司创家具厂的经历,现在又有机会深入学习当今先进企业的成功经验,再加上我很善于归纳、分析、总结和思考,却没有用武直之地,而自己又没有资本创办家具厂,心中的抱负,没有办法得以实现。”

侯俊博听完,喝着茶,沉吟了一下,问:“那你打算继续在家具协会干吗?”

柯莲笙简略说了鲁哲寿以前打算这本书写完后,还要筹备和采写第二本、第三本,但这次因定价不当和初版印数过多而亏了本,不会再写书了,然后说:“我到家具协会,本来是就奔着学习而去的,现在不再写书了,我才不愿干那些拉企业入会的活儿呢,这两天,正打算辞职,另找企业工作。”

侯俊博又问:“家具企业,你擅长哪些方面呢?”

柯莲笙说:“要说擅长哪一方面,还真说不上来,因为,战略定位、产品规划、原创设计、工艺技术、生产管理、市场开拓、产品销售,全都很熟,而且有独到的见解,可以这么说,要是全面都干,全面都会,要是干某一方面,那就是轻车熟路。”

侯俊博说:“那这样,柯老师,你的情况,我已经很清楚了,你尽快办好辞职,辞职后到我公司行政办公室办理应聘入职手续,我会给他们打招呼。办完入职手续后,到我办公室来,我给你安排和布置具体工作。”

柯莲笙听了,强压住激动和兴奋,问道:“我能参加四海珍珠的工作,我能为侯总效力,感到非常荣幸和鼓舞,那么,侯总打算让我干哪一类工作呢?我好有个思想准备。”

侯俊博说:“其实,我公司是啥人才、啥职位都不缺,但现在刚刚改制,销售总公司的总经理王丰,一来刚从外企肯德基公司过来一年多,二来他做片区总经理也才半年多,他年轻有为,又是我们的本乡人,是很好的企业后继人才,但他少了行业经验,我打算让你给他做个助理,辅佐他成熟。我是这么想的,你也是五十多的人了,有经验有年龄而未来时间少,王丰与你则正好相反,有你来辅佐他,这是最好搭配,而你也不用太累,当你应该退休时,他也就很成熟了。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样?”

柯莲笙忙说:“侯总,您这样想,再好不过了。说实话,我这年龄了,还正庆幸能遇到侯总您这样一个知音呢,您放心,我会把毕生所学,奉献给四海珍珠的,更会全力辅佐王丰王总经理的!”

……

柯莲笙到四海珍珠家具集团的销售总公司当上了总经理助理。但仍然居住在城里,因公司有大巴早接晚送住在城里面的员工,和顺海一个样,不同的是,这里每天接送的车是大巴而非中巴。

来到四海珍珠销售总公司后,柯莲笙一方面和总经理王丰尽量搞好关系,一方面熟悉销售总公司的运作,初期一直以低调的面目在“踩地皮”。

在了解公司、熟悉情况的过程中,柯莲笙对四海珍珠家具集团有了远远超过当初采访演练时的深入了解。

公司的前身,是侯总和他的哥哥侯俊杰两人从小到大做起来的,侯俊杰和侯总一样,因当时父母亡故早,都没读满初中,但侯俊杰却是小聪明性格,总是自以为是,却胸无韬略,看问题与小家具厂老板没有二致,企业的发展壮大,不仅全靠侯俊博一手打理,而且还是在两兄弟每逢重大决策都要吵一两架才能实施的磕磕碰碰中,一路走过来的。公司发展到去年,年产值逼近了十亿,就有广东的大牌咨询策划公司来拉四海珍珠的业务,说四海珍珠做到这么大了,还是总裁以下分为行政部、生产部、销售部、质检部这样的管理格局,将会对企业进一步做强做大形成阻碍。侯俊博一来也一直在思考企业的未来发展,二来自己读书太少,也对广东的大牌策划公司有一种盲目的迷信,就花了八十万元的策划费,请策划公司来为他策划。策划公司花了差不多五个月时间,完成了对四海珍珠的策划:把四海珍珠公司由一体化集权管理,改成分为生产总公司和销售总公司的分权管理,侯俊博虽然是弟弟,但一直是掌控企业的舵手,任集团董事长和销售总公司总裁,侯俊杰对销售和企业战略把控不住,就担任副董事长和生产总公司总裁。运行方面,销售总公司向生厂总公司下达生产任务,生产总公司做出产品,拉到销售总公司的仓库入库,经济上完全各自单独核算,以追求责任明确。构架划分好后,策划公司又按划分好的构架,为所有职能部门的任职人员,编写了详尽的《职责权限书》,然后组织全集团所有月薪管理人员,开了一个改制说明大会,四海珍珠家具有限公司就正式开始按四海珍珠集团公司运行了。柯莲笙到任的时候,改制已经完成并开始运行了,所以就直接在四海珍珠集团销售总公司上班。

但在熟悉公司工作期间,柯莲笙发现,他的顶头上司,侯俊博安排他辅佐的销售总公司总经理王丰不怎么搭理他,也不叫他做什么事,有时王丰自己忙得需要加班,但还是宁肯他自己多辛苦一会儿,也不叫柯莲笙帮忙。柯莲笙还发现,四海珍珠在每个省设立了一个片区销售公司,每个片区公司有一个销售总经理。本应坐王丰这个位置的片区总经理对王丰很不礼貌,而且只要回销售总公司办事,就会明显表示出看不起王丰,王丰自然也很忌惮。而因各省的消费水平有差异,公司的销售政策也有差异,于是,就时常有想获得优惠销售政策的片区总经理来给王丰送礼,柯莲笙明显地感到王丰有些烦他碍事。

柯莲笙心想,四海珍珠这份工作,可得好好干下去,有的事情不可像以往那样太认真了,就主动提出:“王总,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作为你的助理,有些日常琐事,我应该给您挡在门外就给您处理了,免得耽误您处理大事和重要事,反正您这个办公室门外很宽,不如我在门外去搭办公桌,这样不仅好工作,也更适合我给您做助理的格局,您看如何?”

王丰正烦呢,听柯莲笙这一说,立即说:“好吧,你这个建议很不错,那你就直接通知行政部在门外转角处给你布置办公场合吧。”

这天,柯莲笙正在分析四海珍珠的产品现状,想向公司提出升级更新的发展规划,除了要对得起七千元的高月薪,也还想更进一步获得侯总的首肯。

半上午左右,仓库把电话打到了他办公桌上,报告说:“柯总助,今天生产公司拉来的入库产品,不合格品明显比以往多,我们收货还是不收?”

柯莲笙已经知道四海珍珠公司的质检部是严出了名的,心想怎么还会来问他呢?按质量检验标准收货不就行了吗?就问:“你们按质检部的标准收货不就行了吗?”

库房那边说:“能按标准收货就好了哦,哪还会来烦劳总公司呢?可那是以前的黄历罗!自从分成两大块后,我们按标准不收不合格品,侯副董就要写条子来,要我们收货,以前的程度不严重,既然副董写了条子,我们也只好收了,然后把条子交给质检部保存着,以应付以后追责。可今天,那是大面积不合格啊,我们都僵持了一个多小时了,侯副董又写了个火气十足的二次条子,我们也不知咋办,才来请示的啊!”

柯莲笙意识到问题严重,还特别难处,当然不好惊动侯俊博,就捂住电话问王丰:“王总,今天库房挡住不合格品入库,侯副董都写二次条子下令收货了,库房和质检部都惹不起侯副董,您看怎样?”

王丰当然知道,这事儿也关涉到他的这个装满了金元宝的饭碗,就给侯俊博打电话,说明了今天的情况。

侯俊杰写条子叫库房收货的事,以前问题还不是很严重时,没有闹上来,侯俊博并不知道,一听说了,就不假思索地说:“这类事不用请示,直接叫库房按质量标准验收入库就行了。”

于是,柯莲笙就按这个意思给库房回了电话。

生产公司的人拉来的货,有了两次条子也没有收货入库,拉货的人就向侯俊杰报告了,说是销售公司的柯总助要求必须按质量标准收货,侯俊杰就火了,要说照这么要求,那我生产公司一年下来岂不要少做几千万产品?进而心想,以往写个条子就能入库了,今天老子写了两次条子了,还栽在了你个地皮都没踩热的啥子柯总助手里了?就立即下楼开车,气呼呼地赶到销售公司的库房,一下车,指着库管吼道:“你们要搞清楚,现在虽然产销分别核算,但还是我的公司,你们还不是买我货的买主,没资格挑三拣四,马上点货入库!”

库管、质检和库房工作人员,全都面面相觑,一时站着没动。

侯俊杰一下子火了:“妈卖个脴,我这个大老板,还喊不动你们吗?老子再说一句:收不收货?老子亲自来督促,敢不收货者,老子立马开除!”

这一下,在场的人吓懵了,只好乖乖地收货,这才平息下去这场眼看要刮翻一堆人饭碗的黑旋风。

收货后,库房又打来电话,说了侯俊杰现场强迫收货的情况。

柯莲笙把这个经过告诉了王丰,王丰感到事态严重,打电话告诉了侯俊博,而侯俊博只在电话里回了一声无可奈何的长长叹息……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