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都市小说>槐花几时开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22章 动了杀机

书名:槐花几时开  作者:缪热  本章字数:2155 字  创建时间:2018-07-12 19:56

面对朝他走过来的这几个同伙,三娃子倒没有显出半点紧张的颜色,而是用恳求的眼神看着穆子航。

如果刚才三娃子在搜穆子航身的时候,没有故意在他的私物上捏上一把,传递出那种男人喜欢男人的暧昧,或许穆子航对三娃子的这番好意还会生出几分感激。可是,现在穆子航的内心对面前的这个三娃子是极度排斥的,一见到三娃子这张女人脸,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恶心感。所以面对三娃子恳求的眼神,穆子航不光不领情,反而恶狠狠地狠盯了三娃子一眼。

而那几个人已经走到三娃子的身边,其中一个人用很不正经的语气朝三娃子笑嘻嘻地说道:“三娃子,你娃今天是真的有点不识相了哈。平时老二都是维护到你的,今天你把老二都整毛球了。你娃也是,即便今天的巴帖子是长得抻抖(帅气),你也不该这样子失态撒。你看……你是自己走开还是我们来亲自动手,把你龟儿子的裤子垮了(脱了),光钩子(光屁股)拉叉的甩出去?”

三娃子显然在这伙人中一直是被这伙人欺负和歧视的主,对说话人咄咄逼人的话逼迫得有点无所适从,脸也涨得通红。他看穆子航的眼神里多出了几分恨意,一跺脚一咬牙地说道:“你们的事情我懒得管了。各人想死,裘大爷管得到嗦?”说完一扭屁股地转身又躲到刚才那个阴暗的角落了去了,却依旧不死心的可怜巴巴地看着这边的穆子航。

三娃子走到一边去过后,刚对三娃子发完话的这个人又对老二说:“是在这儿毛(杀)还是拉到外头边边(偏僻的地方)上去毛(杀)?”

老二轻描淡写地说:“拉到外头边边上去毛,这两天老子有点晕血。吴三爷说的我这几天我忌讳一下杀生。要麻利点。”

听了老二的话,这人就转过脸朝穆子航似笑非笑地说道:“伙计,今天黑(今晚上)你确实是有点油盐不进了。这个你就真的怪不到我们了哈。走撒,免得我们再动手了撒。”

穆子航盯了老二一眼,神情依旧沉稳,眼神依旧犀利。

老二被穆子航这种临危不惧的镇定表情弄得心里越加不安。有这种心理素质的人,老二还是第一回遇到的。凭借老二的江湖阅历和江湖经验,他觉得越是有这种心理素质的人,就越搞不清楚对方的路数。

老二是个喜欢快刀斩乱麻的主,就凭穆子航盯他的这种眼神,老二就动了要杀掉穆子航的心机。

老二从来就是见好就收,不该贪的绝对不贪的主。至于穆子航身上的那两张还没来得及兑换出来的银票,对老二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况且在他的心里已经作了粗略的算计,凭着扇子的姿色,卖出的价钱比起两万块钱的银票,也少不了多少,而且风险系数还要小得多。

老二真的很顾忌面前的穆子航,冥冥中他总有种会节外生枝的不踏实感。这种感觉从见到穆子航的第一眼开始就已经有了。这种感觉搞得老二的内心很不舒服,也让老二忌讳。

其实对于穆子航来讲,这伙人如果手里没有一扣就响的火器的话,他还真的不会把这伙人放在眼里。凭着他本身练就的功夫,他是完全有把握把这伙人搞定的。可是,现在不光扇子在这伙人手上,而且三支土制鸟铳的枪口距离很近地对着他,其中一支貌似还很容易走火,这就让穆子航饶是有再过硬的功夫,也不敢轻举妄动。

虽然穆子航知道老二对他是真的动了杀机,可是穆子航的心里却并没有半点慌乱和害怕。车到山前必有路!此时穆子航的心里对这句话非常笃信,所以他在三支土制鸟铳的逼迫下,没有丝毫犹豫地抬腿就朝外边的荒草坝走。

穆子航还真的没把这伙所谓的杀人越货的土匪放在眼里。

老二是眼巴巴看着穆子航毫不犹豫地转过身,眼巴巴地看着穆子航抬腿朝外边跨出去的。

老二的心里禁不住使劲晃荡了一下。在穆子航转身走出这间屋子的那一瞬间,老二的老子甚至停住了运转,他一直用直勾勾的眼神目送着穆子航被几个人用鸟铳逼迫着走进了外边的黑暗中,方才突然醒过神,使劲甩了一下脑袋,自言自语地喃喃道:“老子咋觉得今晚黑(今晚上)没有对喃?这老几会不会真的有啥子名名堂(猫腻)哦?点都不怕得嘛!当真逮到梭老二(蛇)了嗦?(拿到烫手山芋了)”

老二自言自语的话被坐在暗处角落里的三娃子听了去。他离开不失时机地走过来,朝老二说:“老二,我也觉得这个人好像跟一般的人不咋一样,我就没有看到过这么不怕死的。你说要把他毛了,他真的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还怪得很得嘛,上万的银元都不心痛,就是横顺不要人绑他!这个就真的有点想不通啊!绑一下又咋子了嘛?身上又不会蚀二两肉?你说他究竟是啥子意思喃?”

老二脑子里这时也在纠结这个问题,于是顺了三娃子的话问道:“你说该是啥子意思喃?愿意死都不愿意拿给我们绑?还真的怪球得很喃!啥子鸡、巴人哦?”

“老二,我觉得这个人还真的毛不得!万一毛出事情了,恐怕哪个都兜不住!我觉得你需不需要三思一下哦?你看才将(刚才),你说要毛他,他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你好久看到过那么不怕死的人?除了传说中的那些遭关在渣滓洞里头,搞地下党的,我听说那种人就是根本不怕死的……”

“三娃子,你这个话还真的一下子把我点醒了!这老几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地下党哦?”

“还真的难得说哦!万一是的话,你毛错了人,老二,你多半要脱不到左脚(脱不了干系)哦!”

“这样子说,这个老几还真的毛不得?”

“真的毛不得,老二!这个人真的跟我们原先绑的那些人不一样。我的直觉准得很!这个老几的路子有点摸不透哦!”

“那你赶紧出去,喊青竹标(一种蛇的名称)他们暂时不要动手,赶紧!迟了谨防就遭毛了!”老二朝三娃子说道。

听了老二的吩咐,三娃子应了一声,人已经像一阵穿堂风似的卷出了屋子……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