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都市小说>重案三组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正文 第50章 我这算是自首吗

书名:重案三组  作者:何天才  本章字数:2331 字  创建时间:2018-10-12 18:28

孙德全还是被警方带走了,原因很简单,涉嫌包庇罪。

看着孙德全离开的背影,何天有些感慨。

“你说他这是何苦呢?好好一个人就这么进去了,估计他自己都觉得委屈!”

陈义民也没有多说什么,总感觉这个孙德全对于他们的询问,显得格外的冷静。

就如同早就料到二人回来,也早就知道了二人会询问这些话,回答的井井有条,丝毫看不出破绽。

“我说……警察同志啊,小孙这是犯啥事儿啦?咋就给抓走了呢?”

正当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对面的防盗门被打开了,一名老太太鬼鬼祟祟的朝着二人摆了摆手。

“他啊,涉嫌一起谋杀案,不过不算是主谋,是涉嫌包庇罪,至于要判几年,就不是我们说的算得了。”

何天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说着,听的老太太连连皱眉。

“你说多好的一个孩子啊,踏实肯干,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别说结婚了,就连个对象都没有。”

“等等,你说他没有对象?那他平时有没有领过陌生女子回家呢?”

陈义民打断了老太太的感慨,表情有些严肃。

“我跟他做邻居都快十年了,就没见过他领女人回过家,我还帮他介绍了几个,他都没想中,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唉。”

陈义民飞快的打开了孙德全的房门,一个箭步冲了进去,何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快步跟了上去,只留下满脸疑惑的老太太。

当何天来到屋内时,陈义民似乎在卧室翻着什么,何天凑近一瞧,只见陈义民对着垃圾箱仔仔细细的翻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陈哥,你这是……”

“找到了!!”

陈义民手中拿着一~团用过的卫生纸,满脸的兴奋。

“陈哥,这卫生纸时用过的,多脏啊,赶紧扔掉!”

而陈义民并没有理会何天的嫌弃,如同宝贝一般小心翼翼的将卫生纸装进了口袋里,引得何天一阵恶寒。

“走!去法医部门!”

……

法医部门今天似乎不忙,仅仅用了两个小时就将报告送到了陈义民的手中。

陈义民很激动的将报告翻开,仔仔细细的阅读着,似乎像家长偷看孩子日记一般细心。

“果然和我猜的没错!”

“陈哥,你到底在忙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陈义民将手中的报告递给了何天,何天满脸狐疑的将报告打开。

“卫生纸内含有大量男子器官排泄物,还存有少量卵细胞,经过调查显示,卵细胞的DNA排列顺序与死者相同。”

何天有些惊讶,陈义民指了指他手中的报告,示意他继续往后看。

“婴儿DNF排列顺序与卫生纸中的男子器官排泄物中DNA排列顺序98%相似。”

何天此时也被惊讶住了,呆呆地看向了陈义民。

“陈哥,这婴儿……”

“没错,这婴儿的亲生父亲正是孙德全!”

陈义民自信的笑了笑,拿过何天手中的那份资料,走向了审~讯室,不知道面对这铁一般的证据,孙德全该如何的狡辩呢?

“孙德全,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进来吗?”

“唉,知道,涉嫌包庇罪,我都交代了,你们到底烦不烦啊,这会儿功夫都审了我几遍了,你们警察平时这么闲吗?”

“不!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杀害刘德利,你有什么想说的?”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进来的正是陈义民二人。

“小陈,他不是包庇罪吗,你这是……”

做笔录的警察一时间也有些摸不清头脑了,不知道陈义民这唱的是哪出儿。

“案子有了新的进展,您先稍事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扬了扬手中的报告,陈义民耐心的解释着,那名警察微微点头,专心做着笔录。

“我说警察同志,刘涛人证物证都已经齐全了,都已经结案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对于陈义民的话,孙德全十分的不满。

“我们警察做事情讲证据,这两份资料你好好看看吧。”

陈义民似乎也不想与孙德全争辩什么,将那份报告扔在了孙德全的面前。

打开报告仔细看了片刻,孙德全脸色变了变,轻轻的将报告放在了桌子上,仿佛苍老了很多岁。

“能给我一根烟吗?”

陈义民没有拒绝,将桌子上的一根烟递给了孙德全,随手又帮他点燃。

“呼……”

孙德全狠狠的吸了一口,仿佛好久没有吸烟一般。

“既然你找到了我,说明大致情况你都已经猜出来了,只是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我杀人,对么?”

陈义民没有没有隐瞒,坦然的点了点头。

“好,我现在算是自首吗?”

“不算,不过如果你能够如实交代的话,会有宽大处理。”

孙德全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回答还算理解。

“我知道自从我妹妹死后,他每天都会出去买醉,我事先来到了我同学家,将他灌醉之后,我决定去找刘德利报仇。”

“由于手里没有顺手的武器,我将楼道里面的消防斧取了出来,砍死他之后,我知道自己惹祸了,但我不甘心,我不想就这么坐牢。”

“所以你用李大超的手机打给了刘涛,将他骗了过来之后替你顶罪,对么?”

陈义民打断了孙德全,按照自己的推理说着。

孙德全并没有被陈义民打断了恼怒,反而笑了,笑得时那般的凄凉。

“刘涛就在隔壁关着,你要不要和他聊几句?”

听到陈义民这么说,孙德全沉默了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陈义民也不啰嗦,吩咐何天去将刘涛请过来。

“我真的是被冤枉的,你们警察到底讲不讲理,是不是没有王法了?”

刘涛大喊大闹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似乎在宣泄着自己的委屈与不满。

“姐夫?你怎么也在这里?”

刚走进审~讯室,原本还在大声怒骂的刘涛看见孙德全后,明显的一愣。

“刘涛,这几天委屈你了,那名医生,其实是我杀的。”

看着面前的刘涛,孙德全有着说不尽的内疚,从始至终他都明白,最可怜的便是刘涛。

“姐夫,我猜到是你了,唉。”

陈义民看着面前的二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之意。

“你们两个聊吧,我们就先走了,一会儿刘涛昨晚笔录之后就可疑离开了。”

交代了几句之后,陈义民起身离开了,剩下的时间留给了二人。

“陈哥,你为什么不将孩子的事情告诉刘涛,我估计孙德全不会说的,难道就让刘涛西丽湖体下去吗?”

何天对于这件事情还有一些耿耿于怀。

“我相信孙德全也不会告诉刘涛的,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让刘涛继续活在痛苦之中,有的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快乐啊!”

陈义民看了看审~讯室中的二人,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这个社会已经变了,变得让自己陌生了,套用一句古老的台词,那就是:“这到底时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呢?”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