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四极夺天
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礼物
投票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正文 第13章 善
作者:依旧的余生| 字数:3089|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17日

老者噤若寒蝉,再不敢有丝毫动作,他感受到了来自对方身上的杀意,虽淡,却仿似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动自然是不敢动的。

权衡之后也只得选择相信自家宗门中的领衔青年能够侥幸活下来,反杀对方?不可能的。

不为其他,只因对方的确有如此说话的底气。名声在外的大陆宗门,这人又不是没灭过。

另一边林尘已与那白衣青年战做一团,青年自负非常,认为之前一脚是因为自己梳于防范才被林尘得手,因此也不曾取出腰间长脸,只是一拳直取林尘面门,其身形极快。

林尘却是不慌不忙,亦举拳与之对轰,一拳之后,林尘缓缓张开右手而后连握了数次,嘴角轻扬,遭雷劈果然还是有些好处的,体魄貌似变强了不少。

再看白衣青年,此时眼中已然没有了最初看向林尘时的轻蔑,眸中有些许惊惧。

他右手碎了,自手骨至小臂尽碎,自己怎么说也是这南疆赫赫有名宗门之中的新一代最强者,未来更是有整座大陆来等他扬名,怎能于此地败得如此狼狈。

锥心之痛使青年那原本俊郎的面容渐显狰狞,左手抽出那把一直没曾出鞘的长剑向林尘刺去,好似失了心智一般。

蓦然间林尘心中有警兆突现,而后眼前紫光大盛,瞬间将林尘囊裹其中,再看白衣青年,眼中一片清明,哪还有什么癫狂之意。

一剑刺入那将林尘包裹的紫光之中,青年眸中逐渐有笑意显露,但在下一瞬他眼中的笑意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更胜刚才的无尽惊恐。

他的飞剑,自修道伊始便温养在心窍之中的本命飞剑竟与自己再无丝毫联系。

“噗!”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性命交修的本命物被强行抹去印记的瞬间青年也随之丢了半条命。

无法置信的看向自己对面的那个年轻人,这个看上去还不及自己年长的家伙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同代中怎会有人比自己强了这么多!一定是那种驻颜有术的老怪物,一定……

“紫炼?名字不错。”林尘低头看向手中飞剑,淡淡一笑,眼中有些许狞意显露,“且看你这紫炼品相如何。”

说着林尘手中原本仅有巴掌大小的本命飞剑骤然紫光大盛,一剑横扫。

“叮~”

白衣青年持剑左手齐肩而断,手中那柄品相不俗的流光长剑亦随之断裂,林尘手握紫炼,正想切去青年一腿,让他也品味一番只能无力等待死亡靠近的那种绝望,却突然察觉到身后刘念那清丽眸中不知何时多出的些许惊惧。

林尘心中叹息,只好一剑划过青年脖颈,鲜血喷洒,剑身紫光流转,滴血未染,林尘取下那颗大好头颅,面对小小坟茔,将人头丢在青年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木棍破衣旁,而后转身拎起小胖全酉,走过木讷汉子与老者身前时咧嘴一笑,“仇叔,回了。”

“噢!”

老者身旁之人自然便是他们家的木讷汉子仇凡,对于仇凡林尘心中亦是有所猜测,却没有猜到仇凡如此不凡,不过也无所谓了。

毕竟老头子管仇凡,他管老头子,想到这里林尘便在心中偷乐,顺带着连脚步也轻快了些。

被林尘拎着的小胖子在吃过那块树皮之后身上伤势便好了很多,若是往常林尘这样拎着全酉必定会被小胖墩儿扑到身上狂啃几口,然这次却不知为何他却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念头。

“森林大哥!我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不应该为了一个死人连自己的命都不顾,还让你们为我担惊受怕。”小胖墩儿终于闷闷的出了声。

“错没错自己去想,也没人说过死人就不值得我们为之拼命,担心总归是少不了的,但也不能因为担心便什么都不做,要知道饭能噎死人,屁能蹦死人,即使走路一不小心都会摔死呢!该怎样便怎样就是,这些弯弯绕还轮不到你去想。”

“另外,我再与你说一遍,老子姓林!不是森林,别他娘的把你想干的事儿往老子身上安。”

全酉曾说过他有个梦想,那就是长大后搬进森林去住,然后他就可以天天无忧无虑的啃树皮了。

林为双木,他又给林尘再加了仨,所以每次他喊林尘的时候都格外开心,而每次啃林尘的时候也都毫不犹豫。

一行四人说说闹闹的朝着自家小院走去,不过闹也仅仅只是小丫头戚捌玖跟小兽在闹而已。

全酉装起了哑巴,姜展不知何时已经自怀中掏出一本纸张泛黄的破书沉醉其中,亦步亦趋的跟在林尘身后,唯一正常的少女刘念此时却在用她那秋水般的眼睛愣愣的看着林尘,也不说话。

气氛一时有些压抑,但却无人在意,各忙各的便好。

就这样走着走着,在一街角处林尘看到有乞儿在讨吃食,下意识便以手覆住全酉双眼,另外三小只也几乎在瞬间便层层挡在了全酉眼前。

几人逃也似的离开街角,然而在那身影即将自眼中消失的瞬间林尘不知何故瞥了那乞儿一眼,然后便鬼使神差的停了下来。

全酉被林尘拎着,他停下三小只自然也只好停下,不敢出声便只得拼命以眼神示意林尘不要错失大好时机。

然林尘却视若无睹,一把将小胖子丢下,而后转身径直朝那乞儿走去。

“要饭吗?”林尘明知故问。

少年韦善抬头看了眼来人,然后强行装出一副讨好的样子,“赏口饭吧…赏口……”

‘啪~’的一声,林尘将少年身前的那只破碗踩碎,“替我做件事,我给你饭吃,如何?”

“我…我只会要饭。”韦善口中呢喃,重新低头,本来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再次暗淡几分,却再没向林尘开口讨饭。

四小只亦来到林尘身后,虽对林尘打碎他人饭碗有些不解,却也不曾出声,这些礼数他们还是懂的。

“呦!还真有这种大善人呐!这次打赌是我输了,给我去找吃的,找不来就打死你。”

声音清脆,听上去倒也悦耳,不过话中内容却有些让人心生不快,手脚齐全的少年蹲街乞讨全是出于此人之手?

四小只赶忙转身,见是一比刘念大不了几岁的少女,相貌平平,身上气势却颇为不俗,显然在这月余中她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

林尘都懒得回头,脚踩罡步,一脚将少女踏倒在地,一身修为透体而出,瞬间便把少女口中银牙震碎,连带头骨也出现了丝丝裂痕,殷红鲜血汩汩而出。

林尘目中依旧毫无波动,“如果我不想让你吃东西呢?”

少女眼中有残虐笑意流露,态度却是顺从无比,根本没有不久前发现韦善强过自己的那种嫉恨,“你比我强,自然听你的。”

林尘抬脚就此转身离去,对于少女的回答并不在意,说到底也仅止于试探,无人知晓林尘为何突兀出手而又收手,当然也无人敢问。

再次走过乞儿身旁,林尘无意停步却被乞儿拦了下来,“无缘无故你为何伤人?这样不对。”

看上去虚弱非常的乞儿迎着林尘那还未散去的逼人气势质问道,眸中光虽黯,但其中倔强却丝毫不动。

林尘被问笑了,“你叫什么?”

少年愣了下,不知眼前人为何突然对自己来了兴趣,然自生来便刻在魂中的纯良本性却让他无法不去回答,少年挠了挠头。

“我叫韦善,你呢?”

林尘依旧不答,转身而走,“为善伪善,很不错的名字,且看你能善到何时。至于我嘛……总有机会说与你听。”

说着林尘身影便消失在街角处,四小只赶忙跟上,有只雪白小兽突然自小丫头怀抱挣脱,跃到那在前方带路的年轻人头上,四肢伸展,就此伏身趴下,四个小爪子分别紧紧抓住一绺头发,深吸一口气,小家伙满脸享受,憨态可掬。

年轻人对此也不在意,更是直接将身后不断叫喊的小丫头当做空气,轻笑一声,“忍得很辛苦吧?放心,出去后一定把你喂饱。”

小兽也不睁眼,仅仅只是哼唧一声,也算给出了回应。

看着五人一兽自眼前消失,少年站在原地愣了半天,心中只感觉对方好生奇怪,说话没头没脑,做事也虎头蛇尾。

转过身再去看被他打伤的少女,却发现原地只剩一滩血迹,少年于是再次叹了口气,以那姑娘的性子,估计会直接把打碎的牙给吞下去吧!

至此,少年再无力多想,阵阵虚弱感猛然袭来,向前倒去,最终却趴在了一个不算宽阔,却犹为令人心安的背上。

“总这么逞强,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有些人,有些事物,生来便是无可救药的,应在其造成更大灾厄之前尽早抹除。”那人语气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少年撇嘴,“但师父也说过呀!只要还活在这个世上,便还有的救。”

然后他便感到自己的后臀被人抽了一巴掌,他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背着自己,这一巴掌绝对会变成一脚。

少年顿时有些委屈。“我饿了!唐铮。”

“饿死拉倒!”

“……”

“想吃什么?”

“……窝头。”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余额: 0 书海币 |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
去充值
鲜花
100书海币
咖啡
200书海币
神笔
500书海币
跑车
1000书海币
别墅
10000书海币
礼物数量
-
×
20
+
赠言
送礼物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
月票数量
-
×
20
+
赠言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