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都市小说>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战火帮 坏蛋3  第五十四章  庞伟的直系小弟

书名: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作者:千面神君  本章字数:5074 字  创建时间:2012-04-03 23:33

张市红地区夜晚的节目非常丰富,比起蓝天要热闹的多,已经快要进入冬季了,气温在零下五度,但是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能看到衣着暴露的服务者。

当然,这里除了‘性’,也是个宵夜的好场所。在红地的“吧娜拉”不远就是一排排帐篷火锅店,每个帐篷下面都坐满了人。身后飘着鹅毛大雪,面前却摆着香气逼人在锅里不停翻滚滚的牛羊肉,这是多么的富有诗意啊。

李擎天死死盯着锅里的狗肉,嘴上不停嘟囔:“我最喜欢这种感觉了,咕嘟嘟咕嘟嘟,为什么它还没熟啊。”

庞伟笑到:“李哥,有点耐心吧,这才刚下锅,怎么也得炖个五分钟啊。老板,老板给我再来十瓶冻啤酒。”

啤酒端上来了,庞伟拿着塑料帐单显摆道:“哎,韩干,你信不信,我能用这个打开啤酒瓶?”

庞伟的牙齿不整齐,但是犀利的很,放在口中一咬,向下一使劲,啤酒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瓶盖。他笑着灌了两口:“看把你给无聊的,赶紧开了喝酒!”

“靠,看我的!”韩轩端起酒瓶,瞄准了位置,右一挥,清脆的‘啪’一声,啤酒盖立刻飞出去老高。

“哈哈,来,干了!”韩轩很是得意的跟庞伟碰了一下。

“呼,狗肉滚一滚,神仙也站不稳,真香。”基本上无视他们两个,李擎天使劲往嘴里送肉。

就在这时,隔壁桌走来七个青年,看他们的模样就知道是道上混的,每人脖子上都挂着不伦不类的挂饰,还有几个穿了耳钉和鼻环。

“啪!”

正在喝酒的韩轩丝毫没注意身后有人,脑袋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嘣…”韩轩的脑袋撞在桌面上之后,满锅的狗肉都被震翻了,李擎天看着满桌的肉,心都开始疼了。

韩轩站起来捂着脑袋:“你们几个活腻了!”

青年右手握着酒杯,他把酒杯拿到阿龙面前,晃了晃:“是你干的吧。”

韩轩一看,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先前的啤酒盖不偏不依的掉进这帮青年的杯子里,难怪他们要找自己的麻烦了。不过,就算是自己不对?又怎么样呢?

庞伟早就站起来了,阴沉着脸。

韩轩摆手说:“不用,我自己能搞定。”

“韩干,出手留情,他们只是小混混。”李擎天轻声说了一句,冲站在房门口看热闹的老板呼喊:“老板,再来四斤狗肉。”

“轰!”刘龙在不断的滚打中,打架已经是一把好手,再经过后天的磨练,不要说这几个小流氓,就算再多一倍,韩轩也有十成把握把他们打翻。

一拳轰过去刚才下手的青年就倒在了地上,他的鼻骨骨折,门牙也掉了三颗。

这边一开打,周围就热闹了。敢在晚上十一、二点到红地区吃宵夜的压根就没几个正经人,他们欢呼着将桌椅往后搬了搬,一边吃一边欣赏这不要钱的真实格斗片。

“哥们儿,加油啊,别那么快就躺了哈!”好事者在后面狂叫。

韩轩死死扣住两名青年的手腕,往后一推,两人的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落地,砸翻了他们之前的饭桌。

跟李擎天相比他们实在太不幸了,滚烫的火锅汤扑面浇在他们脸上,顿时肉香四溢。“哇哇哇!”留下三个躺在地上惨叫的伙计,剩下的几人拎起板凳就这么冲了上来。

“这,这是你的四斤狗肉。”怕事的老板小心将新的一锅肉端上来,还不等李擎天开吃,桌子就被韩轩抓在手中,他需要用桌子来抵挡各种板凳的攻击…

“韩干…你…”李擎天崩溃的软在椅子上,再看看庞伟,他一手抓着一瓶啤酒,喝的正开心呢,他比划说:“李子,要不要试试?”

剩下的青年们没几下就被韩轩打翻了,七个人倒成一片。

韩轩满头是汗的拽起带头的‘豁牙’青年,大声警告到:“老子最烦的就是有人拍我的头,今天饶了你们,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就准备去火葬场吧。”

“为……为什么?”豁牙青年很有阿Q精神的问了句。

韩轩阴笑着说:“废话,当然是火葬啊,草!”

庞伟笑骂说:“草,去那里浪费木材,直接扔给野狗的了。”

“老庞你比我更狠…”韩轩伸出手对着庞伟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

放掉那几个青年,李擎天已经快被冻成冰棍了,他哆嗦着手,指着老板说:“四斤…”“李子,你没事吧。”庞伟连忙扶起坐在地上的李擎天,把他带进厨房,毕竟那里有火,能暖暖身子。

屋外的旁观者们见没戏看了,全都回到了自己原有的位置上。没过多久,李擎天就听到外面有人哭喊:“老大,您来了。”

“他娘的,怎么被打成这副德行?谁干的。”说话的人是这条街的地头蛇,虎哥。

虎哥确实够虎,穿着黑色大衣,白色貂皮围脖,身材修长,短发,一脸凶相。他身后还站着不下四十个小弟。

“操,穿的还挺像样。你就是他们的老大?来,单挑。”韩轩的声音也随后传出,李擎天掀开门帘走出去。

虎哥摇摇头:“什么年代了,还单挑,一起上!把这小子的衣服扒了挂在街口的牌坊上。”

‘呼啦’黑压压的人群全冲过来了,庞伟一拍李擎天:“去帮韩干!”说完,他自己也冲了出去。

庞伟的身体里蕴涵着惊人的力量,他双手紧握短刀穿梭在人堆里,被他伤到的人无一不是惨叫着倒地。

庞伟这是手下留情了,用刀‘刺’而不是用‘划’。要是用划的,地上保证会出现一片片带着脂肪的肥肉。

李擎天更是不得了,左突右挡,每一个挨了他拳头的人保证两个月起不了床。

虎哥原本还在那悠哉的抽着烟,看着看着,香烟便从嘴里脱落,掉到了地上,他一步步往后退去,他的手下已然全军覆没了。

“呵呵……”庞伟干笑了几声,坐在椅子上,冲虎哥扬了扬手:“这位老大过来,坐。”

……

庞伟问:“你叫什么名字。”“张……虎。”

“脱衣服。”

“脱衣服?”

“他娘的,让你脱你就脱,废什么话!”

“是…”张虎吃不准庞伟要干什么,面前的这三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事实上,庞伟再怎么变态也没到对男人后庭感兴趣的地步,他只是觉得有点冷,需要多加件衣服。

雪花开始纷飞在张市的每个角落,热闹的大排档、倒在地上的伤者,鲜血痕迹和穿着黑衣的男子构成了一副黑涩会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

“别害怕,笑一个。”庞伟用黑大衣把身体裹的严严实实,伸出手,拍了拍张虎的脸。张虎长相还算不赖,一凶起来寻常老百姓还真会被他唬住。只可惜,庞伟他们都是在刀尖上打滚的人,光是有副长相一点用也没有。

庞伟看着三三两两站起来躲的远远的年轻人,问:“他们都是你的小弟?”

张虎点头:“是……是跟着我混饭吃的。”

“要养活这么一大帮子人,开销肯定不小吧?经济来源呢?贩毒?酒吧?”

“我们都是在红地区长大的,对这里很熟……靠收保护费维持生活。”

“收保护费?”

张虎说:“是,每个档口每月收两千块钱保护费。”

庞伟捏着下巴算了一下,红地区大大小小的鸡窝超过百余家,再算上那些零散的商户,总共约有两百余家,一个月下来光靠收保护费就能赚一大笔钱。

庞伟皱着眉头想,虽然每个月几万块不算多,那也总比没有的强,俗话说的好啊,蚂蚱腿上也是肉,金山银山也是一粒粒堆起来的,没理由不占下来啊。

想到这里,庞伟干脆的站起来,说:“今天的事就算了,大家一场误会。”他弯腰对着张敏君说:“但是,从明天开始,我们要分一杯羹,每个月收上来的保护费,我们要分八成。”

“什么?八成!我的天,这位老大,你不是开玩笑吧,那么点钱怎么够我养活弟兄啊。”张虎一声惨叫。

韩轩嘻嘻地说:“如果你怕养不活你的那批弟兄,完全可以让他们过来跟我们啊,以往开多少工资,我们是一分钱也不会少出的。”

青年们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跟着张虎也是混,跟着庞伟他们也是捞,干嘛不跟个厉害点的呢?之前庞伟三人的身手有多高,他们也知道了,也许跟着这样的大哥更有前途一点?

这是什么?这是赤果果的挖墙角嘛,而且还说的大大声,目的就是让周围人听见。张虎颓然的坐在那发呆,过了好久,咬咬牙说:“技不如人,我没得选,老大,你也收了我吧,我愿意做你的小弟。”

庞伟通红的脸上露出笑容,他扶起张虎:“什么小弟不小弟的,你以后还是他们的老大,只是每个月收上来的钱要第一时间交到我手里,这点你能做到吗?”

张虎既然想开了,心情就不那么苦闷了,他使劲点头说:“老大放心,我一定办好。”庞伟又吩咐了几句,从怀里掏出几万块钱,递给张虎:“既然自己的兄弟被打伤了,那看病的钱,做大哥的就一定要出,让他们去医院,伤口感染就糟糕了。至于你……明天上午来见我,我就住在……”

张虎一愣一愣地握着那些钱,直到身后一个小弟拉了他一把:“虎哥,咱走吧,再待在这兄弟们都得被冻死。”

“哦……对!去医院!”张虎大步向前迈去,小弟们互相搀扶着,他们还是很尊重这位‘虎哥’的,在大雪纷飞的夜晚,只穿一件衣服竟然不觉得冷,平心而论,这种毅力他们没有。

这边还在聊着,那边就听见张虎惨叫声……“我的妈呀,冷啊…谁脱件衣服给老子穿穿!”

“唉…”

小弟们发出了无声的叹息,收回了之前的夸赞。

刚回到学校的路上,李擎天憨笑地问:“老庞,你干嘛出手那么阔绰,一下就给了三万,要是那姓张的小子拿了钱跑路,咱们不就白白投资了?”

韩轩乐到:“你这傻子,姓张的要是跟了咱们,至少还有他口饭吃,如果他拿了这么点钱就跑路了,那条街的地盘和他的那批小弟就等于白送给我们,他会笨到那种程度?”

韩轩似乎听明白了一点,马上又问:“要是他反悔了怎么办?或者,或者在夜里搞偷袭什么的…”

到了宿舍庞伟合上眼睛,慢吞吞的说:“睡觉睡觉,别胡思乱想了,张虎就是一个普通的地痞流氓,没有你说的那种胆子,别以为所有出来混的,都像那些达帮派,他们还差得远。”

李擎天哦了声,抓抓脑袋转头一会儿便睡着了。

第二天,晴空万里,屋外几只麻雀在雪地里欢快地觅食,吴天就坐在学校的操场中间喂鸟。

“哈欠!”庞伟揉着朦胧睡眼打招呼:“天哥,你起的够早啊。”

吴天说:“最近老是做噩梦,可能是刚到新地方,还不太适应,过段时间就好了。”

“我去叫大头他们起来。”庞伟转身,吴天叫住他:“别去了,大头全波早就出门练拳去了,你的早餐在宿舍的桌上,先随便吃着,中午我们再吃顿好的。”

回到宿舍庞伟抓着油条和麻花使劲往嘴里塞,都没怎么嚼就咽进了肚子,噎的他一个劲儿捶胸。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大头带着一个陌生的男子前后脚来到操场。那个男子有些拘谨,点头哈腰地向吴天问好:“老老大,我是庞老大的直系小弟,叫张虎。”

吴天往宿舍里走:“进宿舍去说话。”吴天已经从韩轩嘴里,听了庞伟他们昨天发生的事情。

“老虎,以后别叫我老老大,听起来怪别扭的。别人怎么叫,你就怎么叫。”

张虎一个劲说:“收到,天哥。”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自家兄弟,我把你当自己人,你也别跟我见外。一句话,在张市有我一口饭吃,肯定饿不着你。”

“天哥,我知道,您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张虎掏出一叠钞票摆在桌上:“这是昨晚庞哥哥我去医院剩下的钱。”

吴天看一看,大概还有七、八千,他笑道:“收起来吧,当是他花钱买了你这个直系小弟了。”

“哇,天哥,那您得再加两千,我这可是当上位大哥的人…”张虎狡猾地笑着。“靠,你小子,还真不见生啊,自来熟?”庞伟边刷牙边骂咧。

“庞伟,我们都叫他老庞。”吴天介绍说。

“嘿,庞哥,天哥都说了把我当自己人,我怎么能见外呢?对吧,天哥!”

“你的那帮兄弟,还有能动的么?都喊出来,一起去KTV玩玩。”

张虎宛然就是一个麦霸,吼着五音不全的嗓子,站在房中间又唱又跳:“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朋友的情谊呀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像一杯酒像,像一首老歌,哈哈!在这里,我有两件事要祝福,第一,祝福我的妈妈,希望他能平安无事,度过难关!第二,祝福天哥能带着我们打出一片新天地!谢谢!谢谢台上台下的朋友!”

庞伟沈残很想痛扁这个举止与相貌完全不符的小弟,他们一共是十个人来的酒吧,除了身体完好的四人外,剩下的不是头上绑绷带就是腰部缠白纱,乍一看别人还以为是残疾人团体出来搞庆典呢。送酒进来的小妞眼睛都直了,小声询问同伴:“哎呀我的妈呀,他们是干嘛的呀!太能喝了吧,都伤成那样了…你看那个缝了嘴的…”

“小姐,给我拿根吸管。”大豁牙冷不丁的吼了一句,这小子就是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如今正跟李擎天扯的天高水远,感情谁也没记仇。

出来混正是如此,遇到对口味的,咱甭管谁打了谁,事后都是兄弟。遇到不对口味的,下次见了继续招呼。

吴天并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他总觉得这里的音乐太吵,之所以来这里,也是为了笼络人心。

门被人推开了,外号‘瘦猴’的小贩贼兮兮地瞄了一眼屋里的人,当他看到张虎的时候,脸上浮现一抹让人难以察觉的笑容。但是这个笑容却被吴天捉到了。

“这人是谁?”吴天问。

张虎见到瘦猴哈哈大笑说:“天哥,没事!这是老弟兄了,瘦猴。天哥,你等我一会,我去整点好玩意助助兴。”说完,吴天拦着瘦皮猴出去了,站在门口张虎问:“猴子,有什么好货介绍?”

瘦猴见周围没人靠近,悄悄塞了三小包给张虎:“两袋K粉,一袋摇摇丸,既然是老弟兄了,打你三折折,一千块拿走。”

张虎大乐:“哇靠,你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方了?以前跟你买货的时候少一分你都不卖啊。”

瘦皮猴指着不远一间没有关门的包房,里边坐着的一堆学生:“操,我遇到一群学生,翻了三倍价钱给他们还乐的屁颠屁颠的呢。所以嘛,在你这我就卖正常价啦。”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