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都市小说>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战火帮 坏蛋3 第五十五章 小心儿和李香凝

书名: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作者:千面神君  本章字数:5524 字  创建时间:2012-04-04 21:59

“啥?感情你他妈以前都是黑我啊!”张虎抬起拳头,瘦猴马上换了张笑脸:“虎哥,别生气别生气嘛,以后我都便宜卖你还不成!哎,那帮子学生身上油水大的很,咱捞他一笔去?”

张虎抬头看着那群穿着校服的学生,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拒绝了:“现在不行了,跟了新老大,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想干啥就干啥啦。”

“就是里面那个?长相很英俊上的?”

“也不全是,是瘦瘦的那个,别小看他,人家可是一个帮派的大哥。”说着说着还比划了两下,瘦皮猴哑然,笑说:“那好,这可是你说不去的,今天哥们儿要喝水鱼汤喽。”

张虎拍了拍他肩膀:“打劫归打劫,别弄出人命。”

瘦猴尖笑着舔舔嘴唇:“里面的两个姑娘,不错的哦。”

张虎转身进了房,把买来的K粉和摇头丸扔在桌上,叫道:“今天心情特别好,大家尽兴玩一玩!嘿嘿!”

吴天并不反对出来混的人玩点‘非控制性毒品’,但连烟酒都不能抽的人,这种极度摧残身体的玩意当然也不能玩了。他看了眼准备去拿桌上摇头丸的大头等人,这几人马上缩回了自己的手。

别的大哥怎么做他不知道,反正他认为是自己弟兄的人,绝对不允许他碰这类东西。屋子里的人群已经hai起来了,他们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肆意摇摆着身体!

跟他们比起来,外面坐着的那帮大学生好象还没进入主题,一个个盯着桌上的摇头丸发呆。小心儿笑着拍了拍身边男生的肩膀:“怎么样,帅哥,敢不敢磕两粒,磕完之后我答应陪你上街噢!”

男生倒显得很英俊,一头长发,他笑了笑,想都没想,抓起两粒摇头丸就塞进了口中,然后整个人站起来扯了上衣,露出了胸膛。

“操,摇头丸,我他妈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开始玩了,难不倒我!”

和小心儿起来的的姑娘叫李香凝,尽管头发遮住看不到她刘海下的容貌,却也可以清楚的看见她两边脸颊连同后面修长白皙的脖颈整个都红了,嫣红透白的煞是好看。这个女孩的打扮,上身穿着一件可爱的卡通T恤,下面是雪白的七分裤,裤脚裁剪成今年最流行的咖啡色式样;脚上穿着一双鞋跟足有五公分厚胖头小皮靴。

李香凝呆呆地看着他,动也不敢动。虽然李香凝和小心儿都很稚嫩,但天生的美丽是无法遮掩的,远远的,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正盯着他们,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群羊羔。小心儿兴奋地大叫道:“还有谁敢玩!”

剩下的四个男人互相看了看,谁都不愿意在两名校花面前出丑,全都拿起药丸塞进嘴里。“好耶!喂,香凝闺蜜,敢不敢吃快乐的丸子呀?”小心儿歪过头看李香凝,看着这个无论美貌与智慧都跟自己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女生。

如果真要说到小心儿有哪一点胜的过李香凝,那就是家境了。可想了想,李香凝的家境一般,但是也不是那种贫困的,她老爸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唉,自己却没有她那么轻松自在,而且在钱到了一定数量就是数字,在小心儿眼中几十万跟一亿的差距并不大。

李香凝哪晓得小心儿在电光火石之间对自己有多羡慕,摇头说:“我才不要,这种东西吃了对身体没好处,你这个小丫头,花了一万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这东西那么贵啊?”

小心儿懵懂的说:“我哪知道价啊,不过我知道在黑道这个是来钱最快的之一,我大哥说这些都属于违禁品,携带它们是会有危险的,贵点也很正常嘛!喂,你到底吃不吃啊!”李香凝拎着包包起身说:“我不要!我去厕所。”

等李香凝离开了坐位,小心儿出于恶作剧的心态,偷偷在李香凝的酒水中,往里面扔了一颗…

“你这个小八婆,借这个机会整蛊你一下,嗯……想到了,等她hai起来的时候,我让帅哥亲她,然后给她拍照,明天到学校……我看她的脸往哪摆!哈哈,我可真坏!”想着想着,小心儿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过多久,李香凝回来了。跟她们一起的那五个男生早就hai翻了天,正站在舞池边上摇头晃脑。

在如今这个年代,跳舞是最容易学的社交手段,只要你会摇头,那就万事搞定。

“喂,香凝,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干嘛老绷着个脸啊?”小心儿贼贼地将那杯酒推到李香凝面前:“酒也不喝,舞也不跳,一点都不像出来玩。”

李香凝勉强地那起酒,毫无心计地端起汽水喝了一口,说:“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你以为我像你呢,有个混黑涩会的大哥。”

李香凝说这话就有点片面了,虽说小心儿的大哥是黑道的,但小心儿也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她大哥放任自己的妹妹挥霍那无数的钱财,并不等于不关心妹妹,相反,他对妹妹的管教比一般家庭更为严厉。

“嘿嘿,这里的气氛不错吧。”小心儿拉起李香凝来到舞池:“来嘛,一起玩玩。”

李香凝只觉得从心里到面部,乃至整个身体都在发烫,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她笑着说:“好象我也进入状态了,这个地方好热……”

“热就脱掉外衣嘛,哪有人来跳舞把自己裹的跟粽子似的。”男生嘻嘻哈哈地笑着。随着DJ在台上疯狂的喊麦,坐在大厅的客人们也都开始亢奋了。飞闪的七色灯下,群魔乱舞…

药效慢慢吞噬了陈枫剩余不多的理智,她的脑袋终于也开始摇上了。

“噢……噢……啊……”小心儿尖叫着,大声笑着。

这群学生从酒吧走出来,正好是九点多一点。他们虚脱的一个扶着一个,他们中只有小心儿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至于初次食了摇头丸的李香凝,她已经昏昏欲睡了。

第一次接触毒品的人,体内会自然产生一种抗性,这种抗性会使人呕吐,昏迷,实属正常现象。根据毒品的药性不同,给人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大多不同。

“哈哈,真是个没用的小八婆,喂,帅哥,搂着她。”小心儿指挥帅哥抱起李香凝,她端着手机“卡卡卡卡”地按了几下摄影键。

“换个姿势,嘿……你不是早就想亲她了么,去,靠着她的脸。对,就是这样!嘿嘿。”小心儿正玩的开心,从酒吧里走出来的另外一批由瘦猴带领的混混将他们团团围住,足有十多个人。

“走。”彪型大汉不由分说地抓着几名学生就往暗巷里拖,几个男生在面对社会青年时显得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那个身上乏力的帅哥还想反击,被人一拳就打昏了过去。

小心儿尖叫:“你们要干吗?”

瘦猴怪笑道:“不干嘛,既然在里面玩的那么开心,就再陪哥哥玩玩嘛。”说完,他扯着小心儿的手,一用力,半截袖子硬是被他扯掉了。

“不要,不要!救命啊!唔…”小心儿意识到危险,尖叫了一声,马上就有人上前捂住她的嘴。

过往的客人指指点点地看着他们,全都摇摇头自觉地走开了,现在的学生真不像话,个个都跟社会青年扯在一起,唉……没得说!

在暗巷内有一间废物处理的地方,那里正躺着一个乞丐。

瘦猴走上去狠狠踹了乞丐几脚:“滚开滚开,他娘的,挡着爷爷做事了。”

其他人笑说:“死乞丐,今天爷爷心情好不跟你计较,要是下次再在这看到你,老子就烧了你的铺盖卷。”

可怜的乞丐吓的连忙拿起铺盖钻出了巷子。

“扑通。”七名学生被扔在垃圾堆上,瘦猴蹲下来,捏了捏李香凝泛红的脸蛋:“啧啧,真水灵,不愧是学生妹。看她那样,没准还是个处呢。”

旁边人假装惊讶说:“猴哥,你想处想疯啦,换做十年前,高中可能还有处,现在……得去幼儿圆预定。”

瘦皮猴笑骂几声,把学生包包里的钱都搜刮起来塞进口袋,转头说:“呐,钱的话按之前说好的,平分!可是这两个妞,总得有个先后吧?”

一个黑衣服的男人说:“猴哥,这还用说么,肯定是你先来喽。一个是美丽的‘睡美人’,一个是大眼睛“小精灵”,你挑一个喽。”

小心儿完全被吓着了,她尖叫说:“不,不要碰我,我大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哎哟,我好怕啊,你难道说张市我们火帮还有怕的人么?”

小心儿燃起一丝希望:“告诉你,我哥也是张市有名的帮派大哥!”

“我呸!”一口吐沫吐在小心儿身上,瘦猴大叫:“你要是某个有名老大妹妹,告诉你我他妈就是帮派老大,不怕你什么狗屁大哥。老子是火帮的人,不怕张市的任何帮派。嘿嘿,老子不管你你是哪个老大的妹妹,我就是要尝尝是你什么味道,哈哈,哈哈哈哈!”瘦猴邪笑从十几道暗巷中传出,小心儿绝望地颤抖着。

“要说火帮是张市盘踞几十年的老帮会,他们的老大叫张雷,绰号雷火。年轻时候的雷火,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他刚出道的时候就把一个规模有三、四百人的本地帮会老大杀了,听别人说,这个老大送到医院后成为了一句活着的骷髅。他被雷火用酒精浸泡了半个月,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块肉不是新鲜的,一把火那个老大成了活骷髅。

警察见到这种变态也不敢抓啊,他娘的,拿两千块钱工资混饭,惹上他们,一家老小都不得好死。之后火帮成了张市一个能跟青帮和朝天门对抗的帮会。按目前形势上来讲,他有超越朝天门,成为张市第二达帮派的架势。”张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嘴都干了,端起啤酒猛往喉咙里灌去。

吴天笑说:“看样子,我们要对付的这个火帮不简单啊。”

张虎放下空瓶嘻笑着说:“那成啊。”他指着桌上的药:“刚才卖我货的就是火帮的马仔。”

吴天说:“让他进来坐坐喝杯酒。”

张虎说:“这个点肯定干坏事去了,刚才来了一帮学生,可能已经被他拖进暗巷打劫了。这小子,是个抓水鱼的高手。”

大头愣着问:“什么叫抓水鱼?”

“咳,水鱼嘛,就是指那些刚出道的白痴,钱多智商低,又没什么自保能力。以前我遇到过一只最肥的水鱼,出来玩,包里他娘的带了十多万现金,当场就被哥儿几个抓去煲汤了。”说着说着,张虎还得意起来了。

“好!我们亲自去会会这个小罗罗!”吴天起身,其他人也跟着走出了酒吧。

吴天他们到现场的时候,瘦猴正气急败坏地抽打着小心儿,口中骂道:“你他娘的臭娘们!叫啊,哭啊,喊啊!你他娘的倒是给老子大点声啊!”

小心儿嘴角渗出了鲜血,她扑在李香凝身上,绝望地哭泣着。呜呜的声音使人动容。“瘦猴,现在才九点,兴致就这么高,真到了深夜,你怎么过呢?”吴天突然间的出现使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瘦猴扫了眼张虎,马上换了副笑脸:“哎呀,虎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之前喊你一起玩,还跟我推三阻四的,现在?想开了?”

张虎的嘴角动了动,他别过头,当他看到吴天此时的脸色时,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颤。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是无比阴沉的死气,那双眼睛仿佛被血吞噬。

因为吴天发现一个自己的高中同学,一个被列为自己老婆的人——李香凝。

小心儿依然在哭泣,她捂着被扯的只剩布条的上衣,紧咬住嘴唇。

吴天走过去,瘦猴一伙人不知道来的是敌是友,纷纷让出一条路。庞伟和韩轩纷纷脱下上衣盖披在少女身上。

瘦猴嘻笑说:“呦,看来几位老大对这两个小娘们儿也有兴趣啊,既然如此那就让给你们,嘿,虎哥,小弟我够意思吧…唔?唔!”一只手掐住了他的喉咙,瘦猴伸长了舌头,‘啊啊’地发出求救声。

跟他在一起的那几个男人`大骂一声冲过来,吴天左手一扬,从瘦皮猴嘴里喷出的血喷的他们满脸都是!他的舌头被沈残割断了!

“你……你!”男人们吓坏了,谁也不敢往前走。

吴天一脚跺碎地上的半截舌头,怒喝到:“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的人,全都该死!”“砰!”动手的是庞伟和李擎天,这两个金牌打手邪笑着冲了上去,一个照面就打翻了三人,其余几个小子见势不妙哪还敢抵抗,纷纷钻进背后的巷子逃跑了。

张虎看着跪在地上,喷`血的瘦猴,只感觉后背冷风直冒,他竖紧了衣领。

吴天他们从这伙人身上搜出了许多毒品,他叫大头掰开瘦猴的嘴,把那些摇头丸和K粉一股脑的灌进他的嘴里。

张虎和他的小弟们不知道沈残究竟要干嘛,接下来发生的事,足足让他们做了一个月的噩梦。

沈残把瘦皮猴头朝下放在一个只够一人侧身进入的铁皮垃圾桶里,在那里,瘦猴体内的摇头丸开始发作,他的脑袋不受控制地撞击着两边铁皮,没一会,他的脑袋就已经血肉模糊了。瘦猴惨叫着,垃圾桶里的血哗哗地往出淌。

“呜…啊…”

说来也巧,李香凝这时迷迷糊糊的醒了,她摇着脑袋问:“这是哪里啊。”

吴天看着这个熟悉的高中同学,气的五脏俱焚,抓起李香凝,狠狠地一巴掌抽在她脸上,厉声道:“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李香凝被抽的一愣,当她看到地上躺着的三个男子和那个依然在‘自残’的瘦猴,吓的脸色铁青,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

小心儿还算坚强,她抹掉脸上的泪痕走过来:“不要怪李香凝,是我不好,是我在她酒里放摇头丸的,我,我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我只是跟她开玩…”她的话还没说完,吴天的手再给了小心儿一个巴掌。脸色如同地狱来的恶鬼,他把小心儿双手压在墙边,狰狞着面孔:“你这个傻女人!”

“天哥!”庞伟赶忙上前抓住他的胳膊:“她还是个孩子,她还不懂事啊!”

大头也上来劝说:“天哥,她不是有心的,放了她吧。”

吴天看了看李香凝,又看了看两度遭到惊吓,眼看精神就要崩溃了的小心儿,他垂下了手臂。

“我送你们回家吧。”吴天一手一个,拉住两个女子,把她们往外拖,不知不觉的,竟然使上了力气。就算是男人也忍受不了吴天的握力,更何况是女孩。

小心儿惨叫说:“你放手,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啪!”

庞伟……

大头……

李擎天:……

韩轩:……

张虎……

吴天摸了摸脸上的掌印,不怒反笑,良久才说:“我应该把你的手剁了。老庞,我们开车把这两个女的送回家,我不希望路上不准再出什么纰漏,她们要是耍什么花样,我不介意你给她们点颜色看看,我记得我已经不是处男吧?”

李香凝和小心儿被吴天拖走了,临走时,小心儿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拉着自己吴天,那眼神里除了恐惧与仇恨之外,似乎还带了点感激。

瘦猴在众人说话的时候就撞死了,死相甚惨。以至于第二天过来验尸的验尸官诧异的跟同伴说:“我做了十几年的尸检,还头一次看到这种死法,他娘的,磕药也不能一次磕五十多颗啊。”这是后话。

张虎倒吸一口冷气,小声叹息:“雷火这个老家伙…这下你可算遇着变态程度能跟你有一拼的男人了…”

“天哥,那几个男的怎么办?”

吴天头也不回知道大头说的是跟李香凝一起的男生,他甩下一句话,摆手道:“把他们衣服烧了,扔在那。冻死活该,连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活着也是没有用的。”

一团只能够维持十五分钟的‘篝火’被点燃了,五名男生光着屁股倒在地上。这算是一种小小的惩罚吧。

车上吴天问庞伟要了一支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他咧着嘴摸了摸脸蛋,看着后车镜的小心儿笑道:“这疯丫头,下手够狠吧。”

庞伟疯狂点头:“是,是挺狠的。”

“她是我认定的女人,我的女人能不狠么。”吴天狂笑着,车里灯照在他脸上,那鲜红的巴掌印依然清晰可见。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