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海首页>都市小说>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分享到:

战火帮 坏蛋3 第五十六章 强盗

书名: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作者:千面神君  本章字数:5268 字  创建时间:2012-04-05 23:14

张市每天死的人,说句不好听的,比杀的猪都要多。瘦猴的事情过去了一个星期,张市的有关部门似乎并未对这起凶杀案投入很大的精力,把这个事故列为黑涩会仇杀。

于是,瘦猴这个一直游`走在各个酒吧、舞厅贩卖药丸的小人物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叫‘毒三’的新毒贩。

吴天对此并不在意,相比之下让他闹心的是怎么在张市跨出这第一步。他的想法非常现在,也非常直接,就是在建立一个集桑拿、餐饮、洗浴一条龙的娱乐中心。

所有的构思都已经在他脑海里成形,但他每每看到庞伟手里那一堆小弟伤残的事后处理单,总会发出意味深长的唏嘘。现在帮会这么多地方需要钱,只够买几块建立这个大型娱乐中心的钱,就是用来买装饰的羊毛毯都还不够,当家难啊!

吴天也想过插足‘火帮’雷火的白粉生意。可他手底下能用的除了四个堂口的大哥,来同张虎,就再也没别其他人了。就算把恶狼带来的那四十多人算上,加上张虎的小弟,总共加起来还不够人家帮会一个小头目的人多。

以这样一个不稳定,缺乏战斗力的团体去跟几十年的火帮硬碰硬,傻子也能想到,结果肯定是全军覆没。而且,张虎这小子最近出门都是戴着墨镜,躲躲闪闪的,也不知道他在怕什么。

自从那日吴天出手干掉了瘦猴,张虎回家后就病了三天,他太害怕火帮的报复了。就这么左思右想的,脑瓜顶上硬是被他逼出了几条白发。

坐在车里,吴天斜着眼睛看他,问:“最近你有点不正常,心事很重啊!?”

张虎被吓的一怔,忙矢口否认,生怕这个可怕的老大。吴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要胡思乱想了,我见过那么多出来混的,你的胆子算是最小的一个了。”

庞伟嘿嘿怪笑:“可不是么,张市哪怕一个刚出道的小伙子都比你丫有魄力。”

张虎这是有苦说不出,他看着长长的子弹头后座绑着的那个男人,深叹一口气:“天哥,你不觉得咱们这么做是在自杀吗?”

后座上的男人留着短头发,猥琐的面孔,一脸奸相,他自然就是那个继瘦猴之后火帮的新毒贩——毒三。

恶狼用匕首轻轻削指甲,低着头,吴天阴深深地的说:“我们干掉了火帮的小弟,他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很快的派了这小子上台,理由只有两个,第一,他完全不在乎我们,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第二,他遇到了比我们更麻烦的事,抽不出时间管咱们。姑且不论会是哪种原因,今天这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没有风险回报一定就不会大,歌里也有唱,爱拼才会赢嘛。”恶狼难得幽默了一把,其实他听来听去也就那么几首老歌,至于近年来火起来的什么人的明显,他压根就不认识。

“疯了,全都疯了。”张虎用一种怜悯地目光看着毒三,这小子可怜巴巴地瞪着小眼睛,眼泪汪汪的,大概心里想;老子刚一做事,这是招谁惹谁了!

大头对准他的脑袋拍了一下:“他娘的,哭什么哭,又不是要你的命,只不过是让你把火帮的毒品仓库告诉我们,至于吓成这样么。”

“几位……几位大哥,我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们了,求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吧。”可怜的毒三前几天还在为职位上升而高兴呢,哪知道,才一个星期就被吴天这伙穷凶极恶之徒盯上了。他心里一直在撕吼着一句电影里的经典独白——呜,我真他妈后悔加入黑涩会啊。

“我说过不杀你,就绝不会杀你。只要你听我们的吩咐,事成以后,我不会亏待你。”说完,韩轩咳了两声,咒骂道:“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最近咳的越来越厉害,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身为司机李擎天呸道:“韩干,你别说那丧气话,让天哥和兄弟们听了心寒啊。”

韩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好好,不说了。”

子弹头黑色的长车靠边停下,李擎天抓着毒三的肩膀下了车,就像是提这个小鸡,用匕首划开毒三手上的麻绳,李擎天收起来以往的憨笑,一脸正色警告说:“小子,乖乖听话,只要把门叫开,就算你立头功。”

现在的毒三哪敢说个‘不’字,他活动活动手腕,咬紧牙,一脸豁出去的表情,因为李擎天的匕首一直在他的腰眼处。

在白区,这个区是以火帮为首黑帮聚集地,里边大部分全是火帮的小弟。吴天他们穿过一条条小巷,七拐八弯的走了差不多十分钟,众人才来到毒三所说的火帮的毒品仓库。

正准备敲门,远处忽然传来脚步声,吴天一扬手,除了吴天和李擎天,其他的人全都隐在了墙角处。

“哎,我说,瘦猴被人弄死的事真的一点消息也没有了?老大他不追究了?”左侧男人掏钥匙开门。

右侧的男人提了口厚重的银色箱子,他哼了声:“老大现在不是没空么,我听说了,是红地区小吃一条街那个叫张虎的小子干的,等老大忙完这一阵,有他受的。”

“那小子,真是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胆,跟咱们火帮作对,这不是厕所里点灯?找死吗!”

“行了,少他妈废话,跟个婆娘是的,快点开门。”右侧男人不耐烦的怒骂了几句。

就听了这么几句,别人都没有什么反应,张虎身上的汗就跟下雨一样哗啦啦往下淌,他的腿也在不停地哆嗦着,他心里咒骂,这不关老子的事啊!你要怪,怪吴天啊。老子当天就不应该那几个人逃掉!这下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他还在胡思乱想,庞伟、大头、已经冲了过去,掐住二人的脖子,使劲一拧,清脆的两声‘咯’。二人倒下了。

吴天推了一下子毒三的肩膀,恶狠狠地说:“带路。”

来到三楼,毒三故作镇定地喊道:“开门,我是阿三啊。”

门上的小窗口被人拉开,一个黑脸小子愣道:“他们是谁?”

李擎天举起那口银色箱子,白脸小子顿时笑着打开门:“呦,今天换了两位大哥提货啊。”

屋里一共有七个人,三个工人在忙着往塑料袋里放货,三个保镖,手里都握着枪,他们正在看电视。开门的白脸是这里的管事。

“嘿!老王今天怎么没来?”那个保镖问。

李擎天面不改色地说:“他家里有事,回家你办事去。”

这个屋里很乱,约几米长的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毒品,不过大多都是半成品,成品则被成堆叠的整齐放在左角。

吴天向身后的众人人使了个眼色,嘻笑着走过去,就在他伸出手把制住白脸的同时,庞伟和李擎天也都夺下了那两名保镖手里的枪,剩下的一个来不及反应就被张虎一脚踢翻了,他骂骂咧咧地拣起枪说:“一不做二不休,老子豁出去了,不就是他娘的玩命么!谁怕谁啊!”

“你们……是什么人!”白脸表现的很镇定,但是心里在颤抖,因为这样强盗大多不会留下活口,与那三个蹲在地上抱头的工人正好成了反比。

吴天接过大头扔过来的手枪,冲毒三比划了两下。毒三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把桌上的毒品全都往袋子里装。

大概过了几分钟,除了白脸外,其余六人都被封住了嘴。

当大头打开那口银箱,当他看到里面摆满的崭新百元大钞时,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张敏虎吼一声扑在那口银箱边上,哭道:“娘啊,好多钱啊。”

“兄弟,如果你们是过客,拿走一半货,我们绝不追究此事,火帮的人都说到做到。”白脸咬紧牙说。

吴天搜刮了一圈,直到屋里没有任何值钱的物品了,这才回答说:“迫不得已,我也不想这样,既然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想必你也有死的觉悟了吧?李子。”几瓶白酒被李擎天敲碎,酒香扑鼻,吴天估计是烟瘾又上来了,点燃了香烟,只吸了一口,接下来看他并不是烟瘾上来了,他邪笑着弹出烟头。

“救……救命啊!”

香烟落地,仓库燃烧了起来……

无情的火焰飞快的吞噬着眼前一切,在明晃晃的火苗下几个黑影迅速的逃离了现场。

刚刚来到子弹头的停放地,细微的声响传入吴天耳中,他的眉头深皱了一下,叫下车中的恶狼,吩咐道:“有人一直在监视我们,你去看看。”

恶狼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枪,吴天抓住他的手:“查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见机行事。”

“知道……”恶狼身影一晃,仿佛一条暗夜的恶狼。就消失在了对面的暗巷里。

张虎正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因为他拿着那箱百元的钞票,使劲嗅着箱里的钱,大叫:“爽,跟着天哥真他妈爽啊!这些钱够我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了,呃…?”当他看到庞伟那冰冷的面孔,顿时说不出话了。

庞伟一把拿过钱箱,重重地合上:“你他娘的,这钱是属于帮派的,龙帮的,懂吗?”

张虎红着脸支吾道:“我有点得意忘形了,天哥,庞哥,各位大哥……你们别介意,我不是那意思。”

吴天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摇摇手:“韩干,你来开车。”

韩轩奇怪道:“天哥,咱不等恶狼了?”

“我让他去做事,这些话就不要问了。”

子弹头载着近千万的毒品飞快开回了恶狼他们买下的一个小别墅,吴天坐在真皮沙发上,左手食指轻轻按着太阳穴,他觉得这么多毒品有些头疼了。

“天哥!”毒三扑通跪倒在沈残面前,哀求道:“您放我一条生路吧,我马上就离开张市,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从吴天的眼神很耐人寻味,朦朦胧胧的,让人不知他所想的是什么。

杀,还是不杀,这是个问题。

说出去的话,就犹如泼出去的水,又怎能随意收回?杀了他,一了百了,干净利索,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今晚这件事谁是主谋。放了他,万一他去火帮告秘,他们这些“小地方”的过江龙,连同恶狼带来的那些影子堂的小泥鳅都难逃一死。

“天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想死,我才二十三岁,我父母就我啊一个儿子,我还不想死啊。”毒三“哇”一声地抱住吴天的腿,而站在他身后的李擎天已经拿枪指住他的脑袋了。

“算了。”吴天扶起毒三,轻声说:“我不杀你,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毒三心里激动的无法以语言来形容,他猛的点头应允:“天哥,别说是一件事,哪怕是一百件事,我也答应。”

“回到火帮,我想知道他们对今晚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什么!”庞伟、大头、韩轩,尤其是张虎,同时大叫起来:“这怎么行!我们的住址,相貌,所有东西他都知道,就这么放他回火帮,万……”

“好了!”吴天猛然一喝,众人都闭上了嘴。

“我知道该怎么做,作为你们的老大,不我知道怎么做。”说这话的时候吴天充满了霸气。众人早就对此习以为常,都耸耸肩上了楼。

毒三抹了把眼泪,什么话也没说,走出别墅的大门。他心里知道,他这辈子必定要跟随这名年轻的大哥,用来报答他的不杀之恩。

毒三走后,吴天掏出一袋白粉问握着钞票嗅个不停的张虎:“我以前从没接触过这东西,你对它懂多少?”

张虎小心地将钞票塞进后屁股的口袋,走过来,带着疑问说:“火帮卖K粉,卖摇头丸,卖冰毒,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他还卖海洛因。刚才在车上我就一直在想,这批货很可能是金不缺发往外省,甚至国外的。这些全都是上等海洛因。就这一小包的价值,我扪心自问,就算我和我的那帮弟兄收一辈子的保护费也收不回来。”

“看来这趟还真是去对了。”吴天笑着把海洛因放回到桌上。

这时恶狼回来了,他进门说:“天哥,那个跟踪我们的家伙,是当地青帮的人,那天我和这个家伙还见过一面,好象是的一个长老的手下,叫千面。”

“诶!”吴天忽然感觉到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跟青帮又没有什么过节,他们派人跟踪自己,目的何在?只是单纯的为了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这个道理有点说不通…

“你,动手了吗?”

“没有!”恶狼说:“千面那小子的警觉性非常高,有好几次我都差点被他发现,还好,我练过几天功夫,脚底下够快。说真的,一对一跟这小子打,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

“呵呵,这也很正常,人家怎么说也是张市黑帮之首的青帮,没两下子早就被人砍死了。”吴天看着满桌的战利品,自言自语说:“这下可好,我们拥有跟青帮平起平坐谈判的本钱了。”

一个豪华的别墅,距离吴天他们北方大学不远,是个占地五百多平米的三层建筑。此时,一个很帅气,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掐着雪茄在屋里缓缓踱着步,他面带微笑:“吴天这个从小县城来的野小子,他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这才几天,他竟然就去招惹火帮的人,雷火是那么好惹的人吗?抢,抢谁不好,他他娘的竟然把火帮的毒品仓库给抢了,这下,他们想不死都不行。”

千面恭敬地弯着腰,一声不吭。

那人骂着骂着,忽然放声大笑:“话说回来,这个狂妄的小子我实在太喜欢了!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替我出了口恶气,嗯……”吴天坐到沙发上,吩咐说:小千,明天你帮我跟老四打声招呼,让他暂时别管火帮的破事了。这不眼看快过年了么,给他包二十万红包送去。”“是。”千面退了下去。

“呼……”一口浓烟喷出,那人笑呵呵对着门外之人说道:“我们的小公主,你还在偷听什么,出来。吧”

小心儿穿着很可爱的服装嘻嘻笑着来到这人身边,殷勤地帮他捶着肩膀,说:“三哥,别生气嘛,我也是‘一不小心’听到的,吴天他怎么了?”

那个三哥哼哼道:“吴天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把火帮雷火的毒品仓库给抢了,还放了把火,把那烧的一干二净,要不是小千今天亲眼看到,我都不信。”

小心儿惊道:“那吴天会不会有危险啊?”

“危险?那是非常危险!”

小心儿不讲理地坐在这个三哥身边,铁着小脸:“不管,三个,你不能让他出事!他三番两次的救我,我们一定要帮他。”

“什么三番两次,不就错打正着在酒吧救了你一次么,像这种不要命的小子,横死街头是迟早的事,我呢,不是咱大哥,能力有限,能做的你刚才也都听见了,我让小千跟你四哥打了招呼,让他们不要插手这件事,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除了这个,我没法再帮了。”

“三个!”小心儿撒娇着挽着这个三哥的胳膊。

那个三哥叹了口气,柔声道:“大人的事,你这个小孩子别跟着搀和,快回房睡觉去!”

“哼……臭三哥,!”小心儿对着这个三哥离去的背影,狠狠一剁脚尖叫说:“什么三长老,你不帮,我去找大哥!”

“吴天啊吴天,为什么我对你会有种又爱又恨的感觉呢…天呐,我快要疯了…!”小心儿扯乱自己的头发,倒在沙发上。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同好书推荐